-第三章‧ 波克西娃的怪強盜(下)-
  
  「娘的,老子這一輩子從來沒這麼悽慘過。」馬可遜一想到這幾天的狀況,就快抓狂。要不是全強盜窩的財路都握在那死小孩的手上,說什麼他都不會想再看到她那張該死、討厭的臉。
  
  「老大,忍耐、要忍耐。」旁邊的小嘍嘍趕忙安撫,生怕老大氣急攻心,砍了他們的財路。
  
  「算了!大丈夫能屈能伸、能屈能伸……」
  
  「喂!練習了。」菲拉利神清氣爽的從門口走了進來,「欸?你們幹嘛看著我?」
  
  「說!你不是說要教我們如何賺錢嗎?拖到現在一點動靜都沒有,你耍我們啊?」哼!最好答案是「對,我耍你們」,這樣他就有理由把他砍了、切了。
  
  「哎哎!別著急嘛!」菲拉利一副『你能耐我何』的樣子,老牛慢步的走道一邊自顧自的拉了張椅子坐下,涼涼道:「嘛,你們之前是怎麼養活自己的啊?」這幾天經過他的觀察,這個強盜窩如果是個企業,大概已經面臨倒閉、破產的狀態,看,全山寨唯一完整的椅子,就只剩下他坐的那張,連老大坐的那張都已經在兩天前宣告陣亡,其他東西更不用說了,破的破、丟的丟,連下雨天都會漏水,更扯的是,有房子幾乎等於沒房子,餐風露宿都比住在這裡好。
  
  「搶路人。」
  
  「喔!那最近業績一定很差。」
  
  「聽你在廢話。」被人戳中心事的馬可遜一臉難看。
  
  「你們之前都怎麼搶?」菲拉利饒富興趣的問道,像個拿到新玩具的小孩,急於知道要怎麼玩的心情一樣。
  
  「嗯,咳咳,就搶劫啊,夜黑風高的晚上看準肥羊,然後衝進紮營的地方搶完東西就走,但是最近馬車產量愈來愈多,很少人在這裡過夜,加上有錢人都雇用保鑣,咱們一群兄弟……」回想起來就辛酸的老大愈說愈小聲。
  
  「可是也不至於落魄到這樣吧?」
  
  「唉……」
  
  「其實……」站在一旁看似有點年紀的人忽然說道:「之前有人偷走了山寨所有積蓄……」
  
  「閉嘴!」
  
  「嘎?」黑吃黑?
  
  「媽的這麼丟臉的事有必要說嗎?」
  
  「老大這不是你的問題,都是那混小子……」
  
  「原來你們這麼慘啊。」
  
  「你……」馬可遜氣得說不出話來,好歹他也是堂堂大盜,論年紀絕對比這死小孩大上二輪,今天居然要在他面前……
  
  「欸欸!別氣嘛,其實也沒那麼糟。」不知何時手裡多了一塊乾糧,菲拉利一面啃一面說。「嗯!真好吃,還是大叔烤的好……咦?你們幹嘛各各看著我流口水?我又不好吃。」說完又咬了一大口的乾糧,而眾人的口水又多了一丈。
  
  「你……」娘的!「喂,你不是說要教我們怎麼賺錢嗎?」隱忍著一肚子火和咕咕叫的肚子,馬可遜生硬的轉開話題。前天他們說好,菲拉利不必交出戒指,但要供給他們財路。
  
  「這個簡單。」他抹抹嘴、拍拍手上的碎削,跳下椅子說:「現在流行的是『智慧型犯罪』,你們那套搶劫,已經落伍了。」
  
  「啥?」從來沒聽說強盜會落伍,這句話根本是在侮辱他們嘛!
  
  「不不不,冷靜點聽我說,我的意思是,當強盜要親自出馬,每次搶還不一定搶的到,而且現在很多目標物都會帶著保鏢,加上你們名氣大,大家經過時更會提高警覺,所以,我們要換個方法。」
  
  「什麼方法?」只要不要叫他們下海賣肉體,一切都可以。
  
  「保、護、費!」
  
  「保護費?」
  
  「對啊,保護費。」菲拉利講這話時,可是露出了天真的笑容吶。「一邊搶,一邊收保護費。」
  
  「這話太攏統了,講清楚。」馬可遜聽的一頭霧水。什麼一邊搶一邊收保護費?那兄弟們豈不是要打起來?
  
  「大叔,你這樣不行吶!現在已經不是講求蠻力的時代,還要動點腦筋才行。」菲拉利搖搖頭,馬可遜老大耿直得可愛,難怪這坐山寨錢財空空就變成這付德性。「首先,我們要先跟附近居民拉攏關係……」
  
  「等一下等一下,附近居民怕我們怕得要死,怎麼拉攏?」眼前這小子敢情搞不清楚狀況。
  
  「錯了錯了!你們沒搶過他們吧?」
  
  「沒。」
  
  「你們也沒搶過普通百姓吧?」
  
  「呃……沒。」
  
  「你們只搶黑心商人跟黑心政治家吧?」一看強盜們的神色,菲拉利就知道自己說中了。
  
  「我……我們很挑食,只……只挑肥羊下手……」馬可遜突然結結巴巴,一張臉燒得火紅。
  
  「大叔,」菲拉利露出迷死人不償命的笑容,「你真善良。」
  
  「欸,那個,被人家稱讚強盜很善良到底是不是好事啊?」小嘍嘍悄悄問旁邊的伙伴,結果被人白了一眼。
  
  「沒關係沒關係,既然你們這麼挑食,我就教你們怎麼挑食又吃得飽吧!」
  
  「嚇!」看到菲拉利再度掛在嘴邊的笑容,大家突然覺得一陣惡寒。
  
  
  
  計畫第一步,既然沒錢,就得先籌錢。依照菲拉利的計畫,派人打聽好最近有哪些肥羊會經過,確定可不可以吃。
  
  第二步,分組,一組假扮成病弱的居民兼強盜,設置好陷阱,馬可遜還特別交待,不、準、搞、砸!另一組則是伴演半路殺出的好劍士、好俠客!
  
  第三步,「病弱的居民們」先在半路故意絆住車隊,然後「不小心」引導他們走向陷阱,等肥羊落入口中後,先抓回山寨假裝勒索,另一組則假扮英雄前去救人。
  
  當然,那群礙眼的保鑣要先解決。基本上,只要到山林裡抓個幾條蛇,再把牠們偽裝成毒蛇就可以嚇死一票人!
  
  第四步,假裝去救人的英雄故意來不及帶走被搶的財物,反正大人物們只要性命無慮,就會歡天喜地的跟對方道謝,外加附贈一筆可觀的獎金,看,多好,一下子就有兩份收入。之後,盜賊窩用搶來的錢買些食物、日常用品給這兩個城邊境的人民。這些住在城外大多是流離失所、貧苦無依的人。如此不僅可以攏絡人心,還可以收買他們幫忙。故意引導路過的黑心肥羊們走進陷阱,一切就方便啦!
  
  再者搶的又是不義之財,將不義之財拿去幫助該幫助的人,被人躂伐的機會就減低了,更甚者還有人會大聲叫好,說黑心肥羊活該。
  
  「你看,多好,一石好幾鳥。而且大家都是自己人,還不怕有人受傷,人家被搶還要跟你們說謝謝。」菲拉利用著那張看似溫良的臉孔替這個計畫下評語。
  
  最後的最後,以後強盜窩只要分成兩組,一組扮黑臉,一組扮當地保鑣,收費可以稍微貴一點,「我記得城裡的價碼大概是一天一千個銀幣吧。」菲拉利用食指刮著下頷,回想當初聽到這個價錢,他差點暈倒。一千個銀幣耶,開玩笑,這個金額可以讓一家四口平凡的人民過上兩年,根本是搶錢嘛!「那我們就收個……五百銀幣就夠了!」
  
  「喔喔……」
  
  「哇,超好賺的!」
  
  「這樣子搶……不不,一年保一隊車隊,就夠整個山寨過上一年了嘛!」戴眼鏡的大叔感動的流淚。
  
  「這實在是……嗚……」還有人感動的痛哭流涕。
  
  沒辦法啊!這次一出手,照著這小子的計畫走,多順利啊!
  
  那些居民原本還不信他們,半信半疑的收下東西。
  
  但當這次的黑心肥羊進城被搶的後消息傳出後,還有人送信來道謝,說以後非常樂意幫忙。
  
  「嘎哈哈!菲拉利,真有你的!」馬可遜大笑,還不時拍拍菲拉利。
  
  「喔……大叔,你你……不客氣,不過大叔你,這樣拍手不會痛嗎?可不可以拍小力點?」菲拉利好心的提醒他,剛才出完第一批買賣,大叔的手掌還不小心被劃傷。
  
  「喔哈哈,太高興了,沒關係沒關係,這樣才能表達我的謝意。」
  
  「喔!小子,你太強了!」為了報以他們的感動,小嘍嘍們高興的摸頭、拍肩,還有人拿出酒來,「來來來!今晚不醉不歸。」
  
  「嘎?呃……我父親,不準我在外喝酒……」在外能不喝酒就盡量不喝,天到哪天發生意外不小心醉倒的話……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沒關係沒關係,有大叔們在,沒人敢動你。」小嘍嘍們拍胸脯保證,「絕對沒問題啦!」不知哪來裝滿麥酒的杯子就這樣順道塞到他手上。
  
  「喔……哈哈……」坐在馬可遜旁邊的菲拉利突然覺得這群人好像都不太想聽他說話。還好十歲時爺爺就訓練他喝酒,不然……
  
  「來來來,乾杯!」
  
  今晚,波克西娃盜賊窩,出現了久違的歡樂!
  
  幾杯黃湯下肚,馬可遜大人興致一來,突然問起:「欸,菲拉利,你老爸那天寄來的信是怎樣?還沒看過哪個做老子的這麼不愛惜自己的兒子。」
  
  「嘎?!哈哈……」他尷尬的笑一笑,「這個……」老爸一定是懷恨在心……他是沒資格生氣的,畢竟他先錯在先啊……
  
  「說,老子幫你做主!」這幾天下來,馬可遜還蠻喜歡菲拉利,除了他過於「有話直說」的個性以外。
  
  「那個……哈哈……」還是不要說比較好吧?
  
  「等一下!」忽然,某個東西吸引了馬可遜的目光,腦袋空白了一分鐘,然後──「你這是從哪裡來的?」他突然站起來大吼。
  
  「嘎?」原本熱鬧的大廳全部一片寂靜,一致看向主座。
  
  「哪個?」大叔真的壯的跟熊一樣,而且聲音超級大聲。
  
  「那個。」大手一指,正對著他的胸口。
  菲拉利好奇的低下頭,發現原本放在衣襟裡的項鍊不知何時跑了出來。「喔!這個啊……」右手把項鍊拉起,不解的問:「這枚戒指,有什麼問題嗎?」
  
  燈火通明的大廳上,所有人都倒抽了一口氣。
  
  「那……那個是……」
  
  「嘎?你們知道這個啊?」他晃了晃手上的項鍊。
  
  那是一條黑色的皮繩,它的墜子,是一枚黑色的戒指,戒臺上鑲著一枚七彩的寶石。
  
  「你這個死、死、死小偷,海格倫大人的戒指怎麼會在你手上?」馬可遜的手指抖啊抖的指著菲拉利的臉。
  
  欸,海格倫,好耳熟的名字,「那個,他的頭髮是不是深藍色,眼睛是琥珀色,鷹鉤鼻,一天不喝酒就會發『酒瘋』,一把豎琴隨身不離的那個?」
  
  馬可遜大驚:「是啊!你認識他啊?」
  
  可是不對啊……只要是諾利塔國國民,沒有一個不認識他!「混小子!不要混淆視聽!你居然敢偷海格倫大人的東西!」馬可遜氣得吹鬍子瞪眼,大手一伸,抓住菲拉利的衣襟,用力的前後搖晃。「小偷!」
  
  菲拉利也沒反抗,就讓他這頭熊繼續這麼做,等到大叔累了晃不動,才懶懶的說:「他是我爺爺,我是他孫子。」
  
  熊果然安靜下來。
  
  「啥?」
  
  「孫子、爺爺,祖孫關係。」馬可遜大叔應該不會連這個都不知道吧。「所以我不是小偷,我只是把被爸爸收走、原本屬於我的東西拿回來而已。」
  
  馬可遜還是一臉不太相信,抓著他的手還沒放開,但大叔的腦袋似乎也放空了,一直盯著他看。「吶吶,我跟爺爺應該還算有點像吧?」菲拉利用手指指自己的臉。
  
  「呃……」馬可遜仔細端詳眼前這張臉,東看看、西看看。過了一會,馬可遜才緩緩說:「痞樣果然有得拼……」
  
  「大叔,你認識我爺爺啊?」他興致高昂的問道。
  
  「何只認識……」馬可遜失神的喃喃道。
  
  聽說當初讓他們變成強盜的,就是他啊!
  
  
  
  「大聲一點、大聲一點!」年輕氣盛的聲音很有威嚴的大喊。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闖入;此路是我開,此樹是我栽,若要過此路,留下買路財!」
  
  只要經過這邊的人,都會不由自主的放慢腳步,然後偷偷、偷偷的回頭看,「嚇!」這是什麼狀況?
  
  只見一群人排的謹然有序,一排五個,共十列,正努力大聲的重複背誦這兩句據說是強盜最喜歡用的臺詞。
  
  「很好、很好!再大聲一點。」站在前方的青年,英姿煥發的發號施令。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
  
  「吶吶,馬可遜,你看,這樣才有個樣子嘛!」青年的頭髮隨風飄揚,看起來頗具英姿,而他身旁站著看似強盜頭頭的小男孩正苦著一張臉。「馬可遜!有精神點!」
  
  「是……」嗚……天啊!他是造了什麼孽,其他人不搶要去搶他?現在給自己帶了天大的麻煩回家啊。
  
  「你這樣子怎麼搶人家呢?嘖嘖,這樣不行啊!來來!你們繼續練習,等等我要回來驗收!不及格的今晚不準吃飯!」說完,他半拖半拉的把想變成化石就這樣在地上不動的馬克遜給拖到一旁。
  
  「喔……可以不要嗎?」拜託,不要把我拖走啊啊──
  面對頭子哀求的眼神,在場五十個人沒有一個人敢出聲挽留他!只能目送著頭頭壯烈成仁。
   
  「不行不行,你這樣怎麼行呢?」將人拖到一旁,青年拿出自己的豎琴,看的馬可遜倒抽一口氣。
  
  「那個,用講的可不可以?」他的背脊開始冒汗。
  
  「不行不行!這是我的職業。」青年坐在石頭上,將豎琴放好,手指輕輕一撥,「嗯,音色好。」清了清喉嚨,「聽好喔!我會唱到你學會為止。」
  
  「不好吧……」馬可遜囁嚅著。
  
  「不好啊?那我再多唱一首送給你好了!」
  
  「不不……免了免了。」他嚇的搖搖頭。
  
  天啊!他到底是招誰惹誰?大家原本是一介善良的村民,因為全村被惡霸壓榨逼的他們不得不走這行。好死不死第一次就搶錯人,眼前這個人畜無害、手無縛雞之力的詩人居然比大魔王還可怕!
  
  別的不消說,通常被搶的如果有幸逃過一劫,通常都會逃之夭夭,結果他不是,這青年居然威脅他們說要「特訓」,把他們訓練城波克西娃唯一僅有的強盜:嫌他們聲音太小聲,每天早起晨跑加發聲;嫌他們不夠凶狠,每天傳授各種凶狠威脅人的語氣與句子,背不起來還要處罰;還唱歌給他們聽,什麼「強盜之歌」、「凶狠的盜賊」、「山上的大野狼」通通出爐,偶爾還有又臭又長的史詩,裡面夾雜著佔據山頭的凶狠大壞蛋之歌。
  
  一開始他們還以為唱歌只是青年的喜好,沒想到當他唱完時,還伸出音樂家的手,燦爛的笑道:「錢。」
  
  「嘎?要錢幹嘛?」
  
  「喂!我又不是做慈善,聽我唱歌可是要收錢!現在外面價碼一首十個金幣,看你們事業才剛起步,沒關係,我算你們便宜一點,半價就好。」
  
  聽完一窩強盜差點沒昏倒。
  
  「跟強盜要錢?」
  
  「怎樣?有意見?」青年挑了挑眉,二話不說又撥著琴弦說:「看來我還得再多唱一首……」
  
  「不要啊──」
  
  結果、結果,他們欠了他一屁股債啊!
  
  這幾天除了練習以外,只好努力搶,用力搶,要不然盜賊負債的事傳出去,他們還有臉嗎?
  
  
  
  「哇!爺爺真猛!」菲拉利一邊聽著馬可遜的血淚史,一邊讚嘆。
  
  「哪裡猛?根本是惡魔……」拜託誰來可憐他們,一輩子遇到兩次惡魔,這實在是……
  
  「真好……」菲拉利羨慕著馬可遜,能夠參與爺爺輝煌的年輕。「一定很有趣……」
  
  不知何時,坐在主位的兩個人早已被底下的兄弟遺忘,自顧自的聊著天。
  
  「吶!海格倫大人最近好嗎?」雖然往事不堪回首,但當年要不是有海格倫大人的幫忙,他們今天也無法站在這裡。
  
  「爺爺……過世了。」菲拉利抿了一口酒,「不過生前過的很好,還沒看過哪個老人家可以像他一樣一把年紀還到處亂跑!」
  
  「是嗎?」當年他遇到海格倫大人時才十歲,海格倫大人已經三十歲了,卻還像二十初頭的少年,而他老是搞不懂為什麼海格倫要挑他當頭頭,「沒想到時間過得這麼快。」
  
  「我啊,一直想跟爺爺一樣,成為一位有名的吟遊詩人。」知道馬可遜對爺爺敬重有佳,雖然慘遭不人道待遇,但還是尊敬他「吟遊詩人」的地位,菲拉莉便忍不住向他訴說自己的願望。
  
  「喔!那你有豎琴嗎?」沒想到小子想繼承爺爺的職業啊!
  
  「沒。」
  
  「知道上哪兒去製作豎琴嗎?」
  
  「唔……不知道。爺爺還來不及告訴我怎麼成為吟遊詩人就去世了。」
  
  「欸,不會吧?什麼都不知道你要怎麼當?」這少年,也太……不緊張了吧?!
  
  「沒!大叔你要告訴我嗎?」看馬可遜的樣子,似乎知道些什麼,「爺爺來不級跟我說就走啦!只留下信跟戒指,也沒說清楚。」這才是他懊惱的地方,信上什麼都不提,只點了個幾個地方要他去看看走走,但他相信,這幾個地方絕對有線索。莫非馬可遜大叔……
  
  「海格倫大人當年說過,只有正牌的吟遊詩人才能擁有豎琴,所以,唯今之計,你可能要先找到如何製作豎琴的方法。」
  
  「說的也是。」經馬可遜這麼一提,他才想到,凱西米莉雅大陸上的豎琴似乎不超過五把。真奇怪。
  
  「你試著去蘭登城看看。」
  
  「蘭登,不是鄰國的首都嗎?」
  
  「那裡是手工藝之都,聽說你手上那枚戒指也是從那裡出來的。」
  
  「真的假的?大叔你懂好多喔!」
  
  一連著幾天都被「羞辱」,難得被人稱讚,馬可遜高興的說:「其實你別小看那枚戒指,聽說製作過程很繁雜,凱西米莉雅大陸只有這一個。」
  
  難怪啊!大叔一看到它,就知道這是爺爺的。
  
  「欸,大叔,爺爺還有什麼有趣的事,跟我說。」菲拉利好奇的問。
  
  「這個啊,海格倫大人的事蹟可多了……」
  
  大廳燈火朦朧,大夥兒東倒西歪的趴著睡,還喃喃自語著雞腿很好吃、再來一杯之類的話,菲拉利和馬可遜替他們蓋上被子,關好門窗,泡了一壺熱茶,兩個人坐在椅子上,談到天亮。
  
  
  
  在後來的日子裡,菲拉利深深體會到爺爺當時的心情。
  
  想必那時拿著滿滿的財寶離開時,應該面帶陰險笑容,在他們看不到的地方說:「嘿嘿!這才叫高招,被搶了不但不知道,還要誠心誠意、發自內心的感謝人家。你們還有得學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贏楓 的頭像
贏楓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