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序】
  
  夜色,濃郁深沉。
  
  被島嶼懷抱入睡的大海輕輕翻滾波浪,雪白的碎浪翻入暗藍的空中,彷如冰晶一般,潔白無瑕的水晶。星空映照下的大海,露出沉入夢鄉的香甜表情般,肆無忌憚的在母親的懷中安靜入睡,遠方似是有人歌唱,那聲音忽高忽低,忽近忽遠。
  
  星空包圍、夜色環繞的沉靜海暗,在一陣輕風席過後,一切突然歸於奇異的平靜。
  
  那不是所有生物皆入睡的平靜,那是一種窒人的死寂感,壓迫著這個海域,連海面漣漪都消失無蹤。
  
  「親愛的。」歌聲突然停止,一大片黑色玫瑰花瓣鋪天蓋地而來,在月兒的倒影上鋪出一條路來,白皙無瑕的腳踏在上頭,一步步優雅的走向天海交接之處,「我來接妳了。」
  
  低喃的聲音若有似無,凡他踏過處的花瓣皆焚銷怠盡。
  
  待步伐停下,他彎腰伸手探入冰冷的海水之中,一陣小聲的烏咽在夜風中飄散。海水彷彿有了生命般,迅速地在未經同意便擅自入侵的手旁行成旋渦。
  
  『離開,快離開!』
  
  「是我,妳不記得我了嗎?」不屬於這片海域的來人無懼於愈來愈大的旋渦,輕聲說道。
  
  『快點離開!不準碰她。』
  
  不僅僅是海水,連夜風也從懼怕中鼓起勇氣,微弱的氣流在來人身邊迴盪。
  
  「唉唉,你們,非得阻止我嗎?」他苦惱的嘆氣,月光照在他輕鎖的眉頭,面容蒼白的令人吃驚,還有那眼角深深的歲月痕跡。
  
  『不準你欺負她。』
  
  『不準、不準、不準……』
  
  海流和風愈發劇烈的激動起來,冷冽的氣旋在他面頰割出一道道血絲,愈發猛烈的旋渦將他的身體拉下海面。
  
  「我愛她,怎麼捨得欺侮她?」他依舊微笑,帶著疼惜的語氣淡淡嘆了一口氣,無視於有可能取走他生命的威脅,「為什麼你們不能了解呢?」千年以來,千年之前,千年之後,他的眼光依舊在她身上,她的愛、她的恨、她的淚、她的高興、她的憂傷,他統統看在眼裡。
  
  他替她造了一個回憶的音樂盒,將一切的愛戀憂傷與深情全部存放一起。
  
  「小翡……」
  
  『閉嘴!閉嘴!不準你叫她。』
  
  『讓她休息。』
  
  「這一次,我不會讓步。」
  
  那彌漫著愛恨的情意,這一次,決不放手。
  
  在風、海來不及回應的那一剎那,他縱身躍入深沉大海,猶如魚一般的迅速游向心所繫的目地的。
  
  在暗礁深處,他瞧見了,魂牽夢縈的……
  
  「翡瑟燄,我終於找到妳了!」
  
  
  
  「不!」
  
  「鬼叫什麼?」
  
  一顆枕頭無情的正中他的臉面,痛得他齜牙咧嘴差點摔下床去。
  
  「做什麼……好痛。」他痛得眼淚都在眼眶打轉了,摀著鼻子哀號!他晚上有乖乖在床上睡覺,為什麼要打他啊?
  
  「為什麼?因為……」站在門口的少年毫不給面子的勾起嘴角冷笑,「整座府邸的人都被你吵醒了。」
  
  啥?沒那麼嚴重吧?
  
  他抬頭正想抗議他什麼也沒做時,「嚇……騙……騙人的吧?」他瞪大了眼,瞧著那可怕的陣仗,他非常懷疑自己是不是做了惡夢。
  
  宅邸所有人,下至僕役(連一向睡在馬廄的小廝都抱著枕頭不明所以的揉著雙眼,站在門口看他),上至他老爹(臉上表情有些猙獰地看著他),再加上住在城門口的老爺爺……天,他剛剛到底做了什麼?
  瞧他一臉錯愕的傻樣,站在門口的白髮少年默默的開口道:「那一聲『不』字喊得頗為淒厲,大概傳到城門口,你最好解釋一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不然……」少年看了看一旁的人後,露出一抹詭異的微笑。
  
  「領領領領主發生了什麼事?菲拉利少爺呢?有沒有怎樣?我好遠就聽到他的叫聲,啊……淒慘的我家母牛原本難產了大半夜噗通一聲就生了下來……」方才風塵僕僕從城郊跑來的牧牛場老爹氣喘噓噓,也不等順完氣就霹哩啪啦的說了一大堆,「啊咦?少爺您沒事?那剛剛……」
  
  「啊不……我……」菲拉利冷汗直流,甫從夢中驚醒兼承接了白髮少年──隨雪頗具勁道的枕頭攻擊,他就一直處在丈二金剛的狀態。
  
  「菲拉利。」
  
  聞言他打了個冷顫,默默的將視線移至他一直不想承認「有人存在的地方」。
  
  「哈哈……爸,今晚天氣不錯。」
  
  「你最好解釋一下。」男人早已拉了張椅子,坐在他床邊,雙手放置於交疊的腿上,一旁的管家早已奉上泡好的茶,看在菲拉利眼裡這無疑代表著「你慢慢講,我慢慢聽」的酷刑啊!
  
  「啊哈哈,我……」他困難的吞了口口水,眼光轉向門口想求救的瞬間面色馬上轉為慘白──管家非常盡責的開始疏散人群,他所有可以拿來當擋箭牌的資源在一瞬間消失得乾乾淨淨。正在絕望之際,他意外瞧見拿枕頭砸他的好友正不受影響的斜倚在房門口,以為抓到浮木的他正要開口時,「順代一提,方才紗夜似乎因為你的『壯舉』,導致旁邊的房間『據說』破了個大洞。」此舉無疑是火上添油的言論讓菲拉利更覺夜晚深沉寒冷,呆愣的張著口,癡癡目送隨雪將房門掩上以及門縫後最後一個冷笑……
  
  今晚,好冷啊……
  
  ============================
  後記:
  嗯咳...各位晚安(瀑布汗)
  似乎是許久不見了(哈哈),好不容易在年底提筆重修(果真又是重修,真的很煩人...冏)這一次休息也意外休息了好久(被打)
  能在聖誕節重見天日真好(嘆)
  希望各位在隔了那麼久的時間後也能不吝賜教^__^
  期待您的指教(拜)
  
  祝您聖誕快樂:)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