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令人苦惱的禮物─
  
   不知道是老管家的烏鴉……不,對菲拉利太過了解,距離明恪三天路程遠的波克西娃確實上演著老管家所擔心的戲碼。
  
  「你手上拿的是什麼?」隨雪一臉不屑的看著他的伙伴手上拿著可怕的東西──
  
  粉紅、粉紅、粉紅,一切都是粉紅的可怕東西正盤距在菲拉利手上,一大盒不知道是什麼的東西用了粉紅色的點點紙細心包裝好,最後還用了鑲上深粉紅色閃亮緞帶打上一個大大的、在隨雪眼裡看來無疑是個品味爛到一個極點的蝴蝶結,正在他眼前晃來晃去,傷害他的視線。
  
  「啊……這個……」奇怪,隨雪的眼神怪怪的。他記得他有好好包裝啊!至少沒像第一次啥都沒包裝就丟上去,也沒有像第十次直接拿個棺材就遞了過去啊……這樣應該算及格吧?
  
  「是什麼?」菲拉利呆愣的瞧著那個詭異的禮物,他的內心就非常不安穩。
  
  「這……啊哈哈,是我找了好久才找到的,過來過來。」菲拉利神秘兮兮的要隨雪靠近一點,還緊張的四處觀察看看有沒有閒雜人等,等確定好兩的距離可以說悄悄話時,菲拉利才緩緩對著隨雪那僵硬的離他很近的耳朵說道:「聽說海倫克斯工業成要聯姻的那一方是鋼鐵之都的長子,那個長子的名聲還挺風流的,我好不容易找到被他虐殺的女僕還有小孩的遺骸……」
  
  「遺骸?」隨雪挑挑眉,伸出右手狠狠捏了近在眼前的菲拉利一把,「你再說一遍!」
  
  「遺……遺骸,好痛!隨雪,快放手!」啊嗚……他可愛白嫩的臉頰!「痛痛痛!」快放手啊!他的臉他的臉!「隨雪快放手!我明天還要表演!」開玩笑,他總不能頂著腫了半邊的臉上台啊!
  
  「不,沒關係,你披著披風比亮出一張臉『賣』得還要好!」隨雪冷冷的說,不理會他的反抗,手上勁道漸漸加重,「你最好搞清楚我們要去幹嘛?遺骸?你是去參加婚禮還是去暗殺?寄恐嚇信?」
  
  「婚……婚禮……」菲拉利痛得齜牙咧嘴,雖然他和隨雪的力氣比起來,他的比較大,但他還不太敢將隨雪的尊手隨意拍開──
  
  「手是工匠的生命,如果要我雙手殘廢,我寧可馬上了結生命!」
  
  這個男人的手看起來比女人還細,菲拉利很怕他隨便一拍就會碎掉啊!與其失去一個伙伴,但不如犧牲半邊臉頰是他現在的心情。
  
  「那你帶什麼骸骨?你是打算主人拆完禮物後第一件事就是把你攆出去嗎?」
  
  「蒲……」不是啊……
  
  「那你是打算掀起兩城之間的戰爭嗎?」
  
  他猛力搖頭。
  
  「那你帶骸骨去參加婚禮到底是幹嘛?」隨雪非常想搖死眼前這個一臉無辜的笨蛋!
  
  兩人離開明恪前,普爾曼老管家在豔陽高照的晴空下將他拉到一旁,神色凝重的告訴他明恪城的「八大神秘事件之一」──他身旁的小子對選禮物有非常……不,是很大很大的障礙,一輩子也好不了的病!
  當時他還半信半疑的笑著搖頭,說不可能!
  
  結果才過沒幾天,惡夢竟然成真!
  
  他一直以為菲拉利會做出這等驚人之舉是因為「沒錢」,他白痴的信心滿滿的以為菲拉利有錢的領主老爸給夠了錢,這些事就不會發生──
  
  「你到底知不知道我們是去幹嘛?是使者!使者!不是去玩的!」隨雪差點激動的在菲拉利耳邊吼叫。「你去參加婚禮,沒事抱個遺骨是要去觸人霉頭嗎?」
  
  「蒲……痛、痛、痛,隨、隨血泥先胖髓……」不然這樣我怎麼說話啊?
  
  「哼!說人話,我聽不懂。」
  
  好不容易放了手的隨雪甩甩自己纖細的手指,指尖都捏到蒼白的手勾起一指單耳茶杯,將杯內已涼的茶水喝下,冰冷苦澀的茶經過食道,也順便冰鎮了男人的怒氣。
  
  「痛死了……」菲拉利揉著右頰,不照鏡子也知道大概腫了起來,明天真的要披披風表演了,他帥氣的臉龐難道得隱藏在黑暗之中才夠吸引人嗎?
  
  他悲苦的想著。
  
  「咳!」
  
  隨雪一聲輕咳驚動了沉浸在自我哀悼氣氛的菲拉利。
  
  「呃……哈哈……就是、那個禮物……我想說那小子……」
  
  「鋼鐵之都──艾恩的大公子。」
  
  「啊啊!就是他,既然都要結婚了總不能繼續風流下去吧?這樣新娘豈不是很可憐?」
  
  「所以你打算把這個送去給他,警告他別以為無聲無息的把屍體藏在離他家十萬八千里的地方,事情就不會被拆穿?」
  
  「沒錯沒錯!隨雪你果然是我的伙伴!」嗚嗚!他好高興,以前都沒有人知道他送禮背後的用心,即使他講了也沒人願意把臉上尷尬兼難堪的神情給收起來啊!他真的遇到知音了!
  
  「滾開!」隨雪冷冷的瞪了想撲到他身邊的菲拉利一眼,慢條斯理──不,應該說是咬牙切齒的開口說道:「那你以為你送的禮物會達到『告誡』作用嗎?你的禮物再被拆開來送到艾恩大公子的手上時,你就會被當成神精病給攆出去!」
  
  「啊……是、是嗎?」
  
  「那不然你覺得他會召見你,然後和顏悅色的問你送禮原因,再恍然大悟的和你說謝謝嗎?」
  
  「對、對啊!」他當初就是這麼打算的!隨雪不愧是隨雪!
  
  「白痴!」他繼續用有如冰原一般的眼神澆熄眼前的熱情,「在被問明原由後,你以為你會平安被放出來嗎?菲拉利,我該說你是純潔的小兔子不懂人間疾苦嗎?」
  
  「兔子?」呃!他看起來跟那種毛絨絨、眼睛紅通通的小動物很像嗎?
  
  「貴族最愛你這種的,菲拉利。」隨雪眼中閃著奇怪的光芒,讓菲拉利看得寒毛直豎。「自己的醜事讓人給挖了出來,你以為對方會讓你好好過日子嗎?好一點殺了你滅口,壞一點……」
  
  「呃……你可以不要笑得那麼詭異嗎?」總覺得接著說出口的話會嚇走自己半條命……
  
  「既然『休閒材料』都自動送上門來,當然沒理由就放過……」
  
  「等等等!隨雪你的意思是說我會變成……變成……」光是用想的就頭皮發麻的菲拉利困難的吞了口口水,接著說:「會被……呃……跟這具……屍體一樣……」
  
  「啊,差不多吧!不過你看起來比較健壯,應該可以多做幾件事,比方說拔指甲、炮烙、浸水浸到你皮膚一塊一塊的……」
  
  「停停停!」完全不想再想下去自己會變成什麼樣的菲拉利連忙抬手,「我知道了,這個禮物不行是吧?」
  
  「你覺得可以我也不介意。」
  
  「呃……我介意。」他還想活到像爺爺那樣一把年紀,含飴弄孫、玩弄自己的孫子。「唉……」看著花了他不少錢和不少時間的粉紅色禮盒,菲拉利想:『明天還是找個地方把它處理掉好了。』
  
  「對了,紗夜呢?」光顧著處理令人頭痛的禮物,隨雪差點忘了另一名伙伴。
  
  「睡了,今天很累的樣子。」菲拉利一邊找地方放禮盒,一面回答,「體力好像不是很好。」
  
  「是嗎?只能夠維持一長調二短調嗎?」
  
  「可能要慢慢來吧!紗夜的年紀也……」說到一半的菲拉利突然想到,紗夜的「年齡」,完全無法判定!
  
  ===========================
  後記:
  各位誤入歧途又不小心看完的大人們晚安,新年快樂^^
  在新的一年的第一天,終於又可以和心愛的小店見面了~真是令人高興的一件事啊(大心)
  
  我家主人很厲害的把我的檔案救回來了~我也很高興的不用再重寫了~萬歲!!
  可是也被很嚴厲的警告要備份要整理,不然下次我就死定了Orz
  
  噗~新的一年到了~大人們有什麼願望呢?
  希望千夜自己今年能克服惰性,好好的把坑都給填平(上帝啊!)
  
  謝謝大人們的閱讀唷^_^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