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本以為一切都很美好的……

只要過了今天!只要過了今天她就不用在四處流浪啦──

多麼好!多麼好!她早就在中央大雪山找到一處租金便宜、坪數樣大、採光良好、通風簡直無話可說,有大院子可以養狗,房子裝簧得像城裡的貴族家庭,非常適合養一隻金吉拉二尾貓的那種。

結果,現在回想起來,簡直是欲哭無淚!要是早上收斂一點就好了……



薩希斯‧雪‧佛蘭特欲哭無淚的站在教務長的桌子前。

「妳們班的考卷呢?」教務長大人一臉陰沉,額暴青筋。

「呃……這……這個……」

「在哪裡?快點說啊!」這已經是教務長第八次在辦公室裡大吼,一個巨掌拍在桌上,飛濺出來的墨水噴到了薩希斯臉上。

「我……」她被嚇得縮了縮肩膀,偷偷往後退了一步。「好像……不小心掉……掉在路上……」嗚喔!誰來巴她一掌?她怎麼會想出那麼爛得藉口啊?

「掉在路上?哪個路上?妳第一次說掉在資源回收鄉,第二次掉在廁所洗手臺,第三次掉在中庭大庭園,這次是哪?」

「啊哈哈……」

「笑?笑?妳還笑?」教務長差點氣得掀桌。

「嗚哇哇哇!主任有學生!」

「咳!我說,」他勉強壓抑住怒氣,用眼角餘光掃著那幾個考試考到一半,早就填好姓名打定主意不寫的學生,「我說,薩希斯老師,有什麼問題請直接告訴我們,我們會『好好的』替妳解決。」他刻意在那幾個字上加重語氣,希望眼前那個白痴小妞可以趕快交代清處。

「我真的不知道……」

「哎唷!主任,你就不要再欺負小孩了咩。」頭上有著兩隻卷卷羊角、不知何時出現的輔導主任──人稱「咩咩主任」插話道。態度和善的將手搭在她冰冷的肩上。「哎呀!你看你,把人家嚇得全身冰冷。」

啊啊!你出現幹嘛?只要咩咩主任一出現準沒好事哇!這是學園裡流傳已久的可怕傳說……不,是事實!

前幾天校長在詢問生教組事情,結果咩咩主任進去後,隔天生教組長馬上換人做。

前幾天學生們很高興的在圖書館看書聊天打屁,結果咩主任進去後,下課幾個學生回家失足落入冰湖裡,重感冒掛急診。

薩希斯驚恐的看著對方,原本蒼白的臉色更加蒼白。

「她是雪人,全身冰冷有什麼不對?」教務長看學生走遠了,馬上沒好氣的回道。

「呃,主任,我是雪女,不是雪人,雪人是外面用雪堆成圓圓的……」

「我管你雪人、雪女,反正都有個雪字!」教務長氣得站起來對她咆哮,只差沒把手掐在她脖子上!

「可是有差啊……」她囁嚅著,「雪人一到夏天就融化,雪女不會……」

「薩希思‧雪‧佛蘭特!」

「有!」她急忙立正站好,右手三根手指頭呈敬禮姿勢。

「考卷到底在哪裡!給我說!」

「唷!考卷?今天早上考的『雪山山脈聯合期末大會考』嗎?」輔導主任好奇的反問。

被戳中要害的教務長沒力地回答:「對,就是那個!就是那個啊!全校六年級十八個班全都交了!就她監考的沒有交!不見了!」教務長的黑色毛絨絨手指生氣的指著罪魁禍首,再差一公釐,就要戳到她眼睛裡面去。

「啊咧?你說那個啊!」輔導主任雙掌一擊,馬上說:「早上我巡堂有看到,是……北極熊班吧?」
嚇!不會吧!被看到了!

薩希斯已經緊張得前後都已經結了薄薄的一層霜。

「主任,不是……」

「那一班早上睡的可熟咧!好像全班都陷入了冬眠狀態叫都叫不醒。」

嗚……不要說不要說!

薩希斯在一旁緊張的握住咩咩主任的手,但咩咩主任絲毫沒有想停止的意思。

「全都睡得東倒西歪,害隔壁班的燕子老師一度跑來找我抱怨要他們班安靜點,打呼聲太吵!」想到這咩咩主任就皺著眉頭,早上那打呼聲真的很壯觀,連他們三之三辦公室都一度誤以為是雪崩的前兆!

「薩希斯!」教務長再度大吼,『碰』的一聲連他背後掛的「心平氣和」字畫都掉到地上裂開來,「不是叫妳要收歛一點嗎?考試前一天就叫妳寒氣去冰湖那裡放一放,不要把寒冬低溫帶到教室去!」

「我……我昨天太累不小心睡著了,所……所以……」嗚!她一沾床就睡,不能怪她啊!

「算了!」教務長煩躁的揮揮手。這已經是她入校以來,第十次出這種狀況。「考卷呢?沒考到就算了,等一下下午留他們補考。」

「呃……這個嘛……」她眼睛又開始滴溜溜的到處打轉。

「考卷!馬上給我交出來!」

「啊……這個……沒……沒有。」

「沒有?」

「啊!對了!」咩咩主任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拍了一下手掌,「我聽她隔壁班的學生說,今天他們考試好像吃得很飽的樣子……」

「吃得很飽?」薩希斯和教務長同時拉高音調問。

「對啊!我經過他們班時,好像看到蠻牛班每個人的嘴巴裡都嚼著一張東西,還哞侔的邊嚼邊說好吃,可以增長智慧什麼的……」

「薩希斯‧雪‧佛蘭特!妳這個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傢伙,馬上給我收拾東西滾回家去!」



她,薩希斯‧雪‧米蘭特,短暫的二個禮拜教職生涯,毀在一隻偷偷把她家考卷拿去給別班當牧草的陰狠咩~~主任手上。

至於這件事,是她離開學校的那天才知道的。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