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貝拉與愛德華分別的新月


暮光之城‧新月,本書最重要的一部分,就是貝拉與愛德華分開時的那段時光,整整佔了本書的一半以上的份量,讓人不注意也難,對這一段,我也有些話想說。

梅爾阿姨承接第一集的問題──當愛德華與貝拉繼續在一起時,到底會帶給貝拉多少麻煩?身為愛德華的愛人而被詹姆斯盯上差點死亡(暮光)、因為血液鮮甜的美味而使賈斯伯(新月)獸性大發差點殺了她、兩人體力不同,愛德華擔心只要一個不小心就有可能傷害她,將她捏個粉碎(暮光)……眾多的擔憂依職纏繞著他,最後在貝拉十八歲的生日舞會上的意外,促使他下定決心要離開貝拉。

在言小中,男女主角似乎注定得發生一些分離,不管是第三者的介入誤會、舊愛的出現、他人的刻意挑撥等等,新月也要來上一場,好讓讀者了解到這兩個人愛的有多深。但是……我卻不是很喜歡啊啊啊啊──

愛德華堅持不將貝拉化為他的同類──吸血鬼,有他的理由在,可能與西方人的靈魂關脫離不了關係,他認為吸血鬼沒有靈魂,那沒有靈魂有多嚴重呢?在貝拉或我看來,都是小事一樁,但對愛德華而言,他認為這個非常重要,感覺上有點類似──失去靈魂就無法再進入下一次輪迴那樣。但是對貝拉來說,最可怕的不是沒有靈魂,最可怕的是失去愛德華,或是在愛德華身邊漸漸老去,而他的丰采卻依舊如昔(新月開頭貝拉做的夢),她渴望陪在愛德華身邊一輩子。

但愛德華堅持他的想法,不代表他不愛貝拉,相反的,因為他太愛貝拉,儘可能想要讓她遠離危險,雖然他處處小心,但危險依舊找上門來,陷入困境的他,出此下策,又為了讓貝拉死心,他故作冷漠,甚至庫倫醫家舉家遷移,還拿走了貝拉的生日禮物,好讓貝拉死心。離開的他想必非常難過,其難過程度不亞於貝拉。其實在第一集裡,愛德華便因此常喃喃自語,明知道接近有危險,卻還是不顧一切的違背了自己的理智,順從情感,這樣的矛盾到最後,理智戰勝了感情,迫使他下決定。

雖然愛德華的離去造成貝拉之後的痛苦,與第三、四集後的劇情苦戰,但至少我是可以體諒他的想法。

可是反觀貝拉,呃……好吧,我承認因為她是女的(?)所以同性相斥(?),我並不愛梅爾阿姨對貝拉的處理。不得否認的是,梅爾阿姨將貝拉沒有愛德華的感情處理得扣人心弦,讓讀者輕易的沾染上貝拉的痛苦與無神,猶如溺水之人卻不得不繼續活下去,我想應該令很多人動容,但我自己看了卻想掩卷嘆息。

失戀的日子很難受,我自己也經歷過,整個人彷彿沉浸在悲傷裡,一直回想著過去美好的日子,一直質問自己到底是哪裡不好為什麼你不要我?整個人無精打采,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致,不想面對他人的關心,想將自己封閉,最好就此溺斃在悲傷裡……這樣的情緒,是很痛苦的。但貝拉表現的太過火了。

一直以來,貝拉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是──勇敢、堅強、犧牲。但是在新月前半部,喂!那個人是誰?把我的貝拉還給我!

中間的三個月份,梅爾阿姨用了單純的月份來代表那段日子的空白虛無。然後,當貝拉發現她身處險境時,就可以聽到愛德華的聲音時,她開始尋找一切可以讓自己危險的事情──騎機車、懸崖跳水。這樣的舉動,無疑是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雖然梅爾阿姨應該是想要表達出兩個人愛的你死我活、沒有對方就活不下去的感情,但是,我就是無法苟同啊!是怎樣?小小的失戀妳就站不起來了嗎?妳不是貝拉嗎?有著獨特聲音與見解的貝拉、吸引愛德華的貝拉啊!有人說因為翻譯的關係,所以貝拉變成一個憤懣不平的青少年,不停地碎碎念,我不知道是不是翻譯的關係,但是,她已經變成這樣了!

我心目中的貝拉應該是想辦法讓自己更強壯才對!不管是身體、還是心靈,向愛德華證明:「我也是可以保護自己的,你不用擔心,放心的愛我吧!」;讓自己變的更美麗動人,更加閃耀,好讓那個拋棄她的愛德華後悔莫急回頭追求她(貝拉一開始確實認為愛德華不要她了!)而不是在原地暗自悲傷飲泣,好像生命失去了目的與色彩。

更讓我不能接受的是,在貝拉失去愛德華後,她的重心轉到了雅各(暮光裡,貝拉去海邊時遇到的印地安大男孩),明明知道太過接近雅各會讓他抱有希望,明明知道接近雅各只是為了求取他身上的溫暖,明明知道接近雅各到頭來只會傷害他,明明知道接近雅各是不對的……但她還是做了!做了做了啊!即使她「知道」,但傷害還是造成了,這不是自私這是什麼?怪雅各笨嗎?還是因為她是個為情所傷的人,再加上不能自己,所以可以原諒?這太過分了啊!

雖然愛德華先生對於這些事情不能避免的要擔負起責任,畢竟是他先離開貝拉的,但我要說:貝拉小姐,我對你在新月一開頭的表現,只能說太讓我失望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贏楓 的頭像
贏楓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Sabrina
  • 意見交流

    hello, 我來啦!
    嗯,非常精闢的見解,我可以了解你對Bella的憤怒。我的看法有點不同。也許就是因為自己身上缺乏為愛豁出一切的因子,所以對Bella的行為反而很能理解...這麼說好像很矛盾,應該說是很羨慕才是。
    試想,本來你以為找到的另一半的靈魂,這一半卻說為了你好,違背他的誓言,要把合而為一的靈魂再切開來...不瘋狂的就不是人吧?所以Bella的瘋狂舉動是對Edward的u一種抗議! "你都沒遵守你的諾言,為何我還要傻傻的守著我的?"
    當然這其中耍孩子脾氣的成分很大。
    再則關於她明知道會傷害Jacob,卻還是自私的利用他尋求慰藉...人性不就是這樣嗎?明知道不可以,卻還是忍不住做了;就像Edward當初明明知道接近Bella會對她造成傷害,卻還是不顧一切讓兩人相戀嗎? 而Bella會利用Jacob,不也正是她想振作起來的表現?因為唯有和他在一起時,她才不會像行屍走肉,而比較像人了。
    所以我的看法是,New Moon是一個有關少女轉變成女人的過程。雖然聰明如Bella,再面臨成長的過程也是跌跌撞撞,把自己和周圍的人弄得傷痕累累,卻還是得不到正確的答案;最後只能選擇咬牙承受自己所做的抉擇,而不再去思考誰對誰錯...我們不都是這麼走過來的嗎?
  • Sabrina早,見解不精闢,只是一點小小的哀嚎
    我可以了解妳說的,因為這幾天我也在思考這件事情
    我對這一段其實,呃...抱持著很複雜的想法
    晚一點再來講....先忙去
    PS很高興看到妳來唷

    繼續→
    Sabrina早安
    其實我不是不能理解,為了愛而豁出一切需要多大的代價?
    我們身上有太多的包袱,包括世俗的眼光、家庭的親情血緣、身後一切的一切,再加上:這個付出是否真的值得?最後的結局,又會如何?
    這樣講下來感覺我變老了 囧
    貝拉的瘋狂是愛德華造成的,雅各的傷心、查理的擔憂,是貝拉造成的(後者愛德華也要負責)
    其實就如你說的,猶如人生的縮影,我們都是這樣一路跌跌撞撞、傷害自己、傷害別人而漸漸長大
    「貝拉的成長」,我喜歡你說的這句話
    讓我釐清了我心中的迷霧,對於貝拉的所做所為,其實有兩個想法在我腦中拉鋸
    一個,是妳看到的這篇,另一個,快要醞釀成具體形態,算是前一個的反思
    對於貝拉的憤怒,其實換句話說也算是對自己的憤怒
    就因為曾經這樣過、年少輕狂的毫不知背後的傷痕累累,才更加希望貝拉能快快長大
    不過我到是忽略了一點,貝拉還是個十七、八歲的孩子,不能要求她太超齡的成熟
    所以我對作者這樣的安排,其實不是不滿,只是心痛
    啊啊…就很矛盾啦(搔頭)

    贏楓 於 2008/12/16 10:55 回覆

  • Sabrina
  • 其實感想沒有誰對誰錯,是很純粹的個人主觀。也正是因為每一個人看完的想法不同,才有討論的價值!而Twilight Saga正是因為有這樣的價值,才會讓大家如癡如醉,不是嗎?
    順道一提,因為我是百分之百Team Edward, 所以我說Jacob的傷心都是他自找的!!!
  • Sabrina早安^^
    其實我的感想瞬息萬變(被打)
    其實上面那個應該這樣說:雖然瞭解那是必經之路,雖然瞭解這樣的安排一定有其道理與邏輯所在,所以雖然不喜歡,但還是要點頭同意這樣的安排(笑)
    我才剛踏進這個故事中而已,不過聽Sabrina這麼說,想必國外的論壇一定都非常熱鬧吧
    好希望臺灣也有個專屬Twilighter的論壇可以給大家交流討論^^

    我也是~哈哈~愛德華至上~
    但是我也喜歡雅各,比較不喜歡貝拉.......囧

    贏楓 於 2008/12/22 21:5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