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上校!下官失禮了!」瘖啞低沉的男音令霍克愛措手不及,彷彿做錯事的小孩被抓到一般想離開現場,但上司的頭還繼續穩穩枕在她的大腿上令她動彈不得。

「我睡多久了?」羅伊揉了揉雙眼,完全沒有想變化姿勢的打算。

「下官進來到現在不到五分鐘。」

「是嗎?怎麼沒叫醒我呢?」他好整以暇的看著霍克愛故做鎮定的表情。

「下官想,上校您應該很久沒好好休息了……吧?」她試探性地問著,不安的想挪動雙腳。

「大概兩三天只睡了四個小時吧!」羅伊打了個大哈欠,輕描淡寫著他的睡眠。

「這樣對身體不好,上校您應該要好好休息,如果病倒了,對部下們來說,是一種負擔!」

「……說的也是。」他愣了一下,隨即露出苦笑,「我怎麼沒想到這一點呢?」

「上校您應該要好好休……」

像是要逃避不能碰處的傷口一樣,羅伊馬上換了個話題,「早上的那個……」

「您是指阿斯方‧米德恩的母親嗎?」

「嗯,都處理好了?」

「已經請法爾曼准尉處理。」霍克愛知道上校一定在現場附近出現過,只是沒有現身。因為……

「軍人的遺族啊……」

就算上校能騙過他人,也瞞不過她的眼睛,談論的這一瞬間,悲傷與哀愁、害怕同時躍過他黑色的眼。

害怕什麼?害怕那遠在中央的葛蕾西亞會以什麼樣的態度見他。

葬禮當天,上校的目光沒有離開過葛蕾西亞,但是,卻裹足不前。

牙一咬,霍克愛決定主動出擊,不能再放任上司將這個問題往旁邊擺,否則,只是庸人自擾。「休斯准將的夫人……」

「中尉……」他別開了臉,動作俐落地坐了起來,假裝伸個懶腰面對牆上唯一的窗戶。陽光明媚的刺人,叫他睜不開眼。「飄零的落葉,終究無法回歸樹梢。」

「是。」

「那妳認為,迫使落葉落下的人,會不會受到……」

「上校!這不是您的錯。」霍克愛反駁。

「我不知道葛蕾西亞會不會恨我;我不知道該怎麼和愛莉西亞說她的爸爸永遠不會回來了……我不知道……」

「上校……」霍克愛看著那個悲傷的背影,突然有一種衝動,想支撐搖搖欲墜的背影。

「……我很害怕……她會像阿斯方‧米德恩的母親一樣……中尉……」

她溫柔的從背後抱住他,臉頰貼著看似堅強實則如風中殘燭般搖搖愈墜的肩。

「請別再做這種無意義的猜測,休斯夫人不是這樣的人。但若是她看到您這樣,才不會原諒您……」

「您們在這裡,太好了、不、不對,是不好了!哈、哈庫洛將軍來了!」菲力慌張的臉出現在門後,驚動了兩人,慌張中完全沒注意到霍克愛慌忙放開上司的動作。

「什麼?」

「上校,請您先整理衣物,您乾淨的軍裝在這裡,還有刮鬍刀,我和菲利下士先去迎接哈庫洛將軍,請您一定要──精神抖擻的出現。」霍克愛說完,以最完美的嚴謹姿態偕同菲利走了出去。

那背影,猶如見到獵物的鷹,準備出擊。



當霍克愛領命帶著菲利、法爾曼、哈博克等人出現在上校的辦公室時,哈庫洛早已坐在他們熟悉的主位上,指節敲著桌子發出規率的聲響,另一手支著下頷,得意的表情想掩飾卻又不住地流露。

他們整齊劃一地行過軍禮,依照階級之分站在辦公桌前,等待所有有可能的詢問與質疑。

但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哈庫洛只是揚著嘴角,瞇著眼睛享受窗外暖陽的溫度。

這樣的寧靜窒礙,已經擾亂哈博克等人的耐心。

「哈博克。」霍克愛低聲告誡站立不安一直往門外看的金髮男子。

「中尉,上校……?」

「馬斯坦古上校呢?」哈庫洛問道,嘴角抿著得意的笑容。

「上校馬上到。」霍克愛不帶任何感情的回答。拒絕落入對方的計謀。

「你們不擔心嗎?」他一個旋身將椅子轉正,雙手合十放在桌上,猶如算計的獵人盯著眼前四隻無主的小鳥兒。

「擔心什麼?」霍克愛不解,「將軍是否要先看過文件?」

哈庫洛到達東方司令部第一件事,便是將到今天為止期一個禮拜的公文調出,在辦公桌上堆成三疊小山。

哈庫洛一攤手,極為自信的說:「聽說,羅伊‧馬斯坦古最近動作頻頻,哈博克少尉,是這樣嗎?」

「呃!」被點名的哈博克嚇了一跳,連忙站好,「動作頻頻是指?」

「比方說上班遲到、晚上和女性出去約會、工作狀況不佳、緋聞頗多……」

「這、這個……」雖然說哈庫洛所提的四件事有三件是真的,但是……「這個……」

「還把工作丟給屬下做,自己跑去快活。」哈庫洛故做憐憫誇張的搖搖頭,「怕上司聽到你們『誠實』的報告而丟了工作嗎?別擔心,到時候我當家,各位少不了好處……」他神秘兮兮地丟出自以為誘人的陷阱,「依照情報內容,我們可以好好商量……」

「有我的份嗎?將軍。」戲謔的聲音插入話題,一名黑髮男子正精神抖擻的走了進來,一臉笑意盈盈,「哈庫洛將軍,好久不見,勞動您提早視查真是不好意思。」

「上校!」四名部下看到上司到來,無不發出歡喜的叫聲,只有霍克愛在瞬間後收斂起高興的笑容,回復一貫的冷淡。

哈庫洛燦爛的笑容依舊掛於臉上,「來來,馬斯坦古,中央很關心你。」

「真是令人受寵若驚!」羅伊‧馬斯坦古匆容地走到部下前方。

「休斯准尉的死很令人難受吧?」

尖銳的問題一拋出,除了霍克愛以外的三人無不倒抽口氣,自從那件事過後,從來沒有人直接和上校談此事。

「確實。」

「這就是軍人啊!無時無刻不迎接著死亡的到來,生死無常,但有些人,卻走不過這個難關──」哈庫洛的眼中閃過狡詐的光芒,「如果是這樣的話,中央也不是不體恤的……」

「嗯,確實!有這樣的上司真是令人倍感開心!」

「將軍,上校的工作也有按時執行,應該不是……」看到不知死活的上司還露出孩子般天真的笑容,接話還接的那麼順,哈博克就覺得頭暈脫口解釋。

「哈博克。」霍克愛冷冷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閉嘴。

「將軍要不要先看過文件呢?」

「喔,這樣也不錯,畢竟要接手前還是得看一下情況。」哈庫洛春風滿面的挑了一疊今日的文件翻閱。

此舉嚇得眾人冷汗直流,上校一早根本沒進辦公室,檢查那一疊不就必死無疑?

然而隨著文件的翻閱,哈庫洛臉上的笑容一點一滴流失,臉色愈來愈沉重地看著內容,僵著笑容將文件甩在桌上,霍地拿起了另外幾疊翻看。

偌大的辦公室只剩旋轉風扇喀喀作響。

「如何呢?將軍。」羅伊‧馬斯坦古露出足以氣死人的笑容,溫聲問道。

「不怎樣。」哈庫洛咬牙切齒地將文件放回桌面。壓抑著內心的疑問與怒氣,「你……上下班的記錄……」

拿起馬斯坦古的記錄,哈庫洛的臉一陣青一陣白。

其扭屈的表情令菲力等人看得呆愣。

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報告將軍,馬斯坦古上校的工作如期完成,每日案牘勞形,加班不輟,已提早將下星期的文件處理完畢。」霍克愛以不帶感情的聲音一一報告,「此事有不妥之處,屬下以為是增加下屬工作量過多。」

「是、是嗎?」

「另外上校今日上班時間為六點四十三分。」

室內一陣沉寂,哈庫洛的臉色難看得像是隨時會掀掉辦公室一樣,但那扭曲的臉孔卻突然綻出笑聲。「哈哈哈……」坐在椅子上的他突然大力拍手,搖著頭笑道:「不愧是年輕一輩,幹得好!如此努力工作,想必你還沒探望過馬斯‧休斯的夫人吧?」
此話一出,羅伊原本輕鬆的神情籠上黑雲。

「哎,真是在我意料之外呢!」哈庫洛翹著二郎腿,「我猜,休斯夫人應該也像那個……阿斯方‧米德恩的媽媽一樣,一個人抱著小女兒,坐在司令部的大廳號啕大哭吧!」哈庫洛的嘴角愈揚愈高,對於羅伊的表情滿意到了極點,「我就說,羅伊‧馬斯坦古絕對是個有為的青年,可以為了前途,將好友的……」

「不,休斯夫人並沒有像米德恩夫人一樣……」

「現在是妳發言的時間嗎?」

「下官只是……」霍克愛咬著牙,這消息她本想先報告上校,誰知道卻被哈庫洛捷足先登,拿出上司現在害怕的事往死裡攻。

看著上司愈來愈難看的表情,霍克愛心裡一緊,卻苦於官階落差,容不得一絲一毫反抗。

怎麼辦?到底該怎麼辦才好?

如果在這裡被攻潰了,那上校的夢想、休斯的理想、還有眾人的付出將化為污有……

如果陪上自己的官階進諫,能夠挽救即將傾頹的男人並推上前面的道路,那她非常樂意。

犧牲一個人換來另一個人,值得!

她牙一咬,準備衝破階級枷鎖,「下官以為……」

「喔呵呵……大家都在這啊!」年邁有朝氣的笑聲打斷了霍克愛的發言,所有人訝意地看著意外的訪客。「別緊張、別緊張,來,霍克愛,這是妳的信,早上從中央寄來的,好像是馬斯‧休斯夫人。」

一封素白的信箋上工整地寫著「莉莎‧霍克愛小姐收」,散發著淡淡的蘋果味被交到霍克愛手上。古拉曼拈著鬍鬚,坐到了一旁的沙發上。

「唸啊,拆開來看看。」看著一時呆住的霍克愛,古拉曼和藹的催促著。

「將軍,我在問……」

哈庫洛站起來抗議,但古拉曼只是笑著說:「我剛聽到你們在關心休斯夫人,就讓霍克愛唸吧!」

不讓哈庫洛有其他時間反應,「失禮了。」領命的她俐落地拆開信件,朗聲唸道:

「親愛的霍克愛小姐,謝謝妳多次來訪幫助我們母女兩。雖然妳說是奉羅伊‧馬斯坦古上校的命令而來,但我們還是衷心感謝妳無怨無悔的幫忙……」

霍克愛一字一句唸得清清楚楚,傳入每個人耳裡。

相較於哈庫洛慘白的表情,羅伊緊崩又壓抑的神情慢慢地舒展開來。

補捉到上司表情的霍克愛,心情也微微地放鬆了,緊張的聲線也趨於溫柔。

「請妳告訴馬斯坦古上校:『謝謝你,我會好好活著,請不要擔心,因為,我還得替休斯看著他所期望的未來降臨才行。』還有……」



「哈哈哈……看到他的臉變成這樣,真是太令人開心了!」坐在後座的馬斯坦古放聲大笑。

「上校……」

「唉,不過看菲利他們的臉,還真是好笑呢!居然不信任我成這樣。」羅伊內心五味雜陳。

「您不是故意的嗎?騙過敵人前要先騙過自己人。暗中散佈縱慾過度等小道消息,也是您吧?」

「我請哈博克幫我的。」他看著窗外的風景,吹在臉上的風帶著濕潤的氣息。今天,真是他的好日子。

「連工作不認真也是裝出來的吧!還有文件……」

「妳發現了?」羅伊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

「嗯,您故意用鍊金術將日期提早一個禮拜,讓哈博克跟菲利他們以為是工作沒做完忙著加班,沒想到已經提前完成。」想到這幾個人被矇騙著做了好幾天份工作的可憐樣子,霍克愛頓時憐憫起他們來。

「喔……」他饒富興致地要她繼續說下去。

「晚上的約會其實是幌子,您其實是回到辦公室批改公文吧?」

「沒想到妳這麼了解我。」

「這是屬下該做的事。」

「副官能對上司這麼了解也不簡單。」

「那是因為下官的任務就是要好好『看著』您。」車子在岔路上往右轉,碰上紅燈而停下。

羅伊借著後照鏡,溫柔地看著副官赭色的瞳孔。

「看著我啊……妳看到了什麼?」

「您急著想到中央吧?」

「怎麼說?」

發現了嗎?沒有人發現的事情,果然只有她……

「只有到了中央,才能以其他藉口調閱休斯准將死亡的相關文件。」

「……我還以為我藏得很好。我等不到哈庫洛視查的時候。」如果要名正言順地調查,只有等到升遷中央才行。而升調一事……只有等視查完畢才能執行。

「所以您故意設下計謀讓他來嗎?」

「不管怎樣他都會來的,我只是先丟出好吃的餌罷了!沒想到誘使人起舞這麼有趣。」他一直知道哈庫洛對他頗有意見,便故意放了「馬斯坦古墮落」的消息出去,沒想到效果這麼好,「先發制人,後發制於人啊!中尉!」車子繼續行駛,一路順暢地到了羅伊家門口,「還有……謝謝妳。」

「為什麼道謝呢?」將車子停好並熄火的霍克愛反問。

「謝謝妳幫我處理……葛蕾西亞的事,還借用我的名義。」

「不客氣。葛蕾西亞小姐說,如果您哪天上中央,請去她家坐坐,她希望能當面謝謝你!」

不點破、不言明,霍克愛了解,葛蕾西亞所寄來的那封信,已經消除上司的疑慮與擔憂。

「其實……我很膽小吧……」

「不,是雨天的您實在無能。」

毫不留情的言論讓羅伊大受打擊,一臉苦悶的望著霍克愛。

「所以,下官會在雨天時,替您撐起傘……」

「……那就麻煩妳了。在雨停之前……妳會一直替我撐傘嗎?」

「上校?」

「不要像休斯一樣,撐累了,就一個人跑掉……」嘴角勾起的弧度戲謔帶著害怕。

霍克愛微微一笑:「如果您趕走我,我才會離開。在您當上大總統之前,我都會一直在您身邊。」

「等到中央後……去探望葛蕾西亞吧……」

「遵命。」



這世界既殘酷又溫柔。

生命隕落,無損於萬物變遷,日升日落依舊。

無法追回的過往依舊遙遠,而我們只能往前繼續前進。

妳的手在我身邊,溫柔而有力的替我指引方向。

過往的回憶將成為養份,在令人滯礙的思念中,培養著茁壯的未來。

因為有妳,我才能繼續朝那條路邁進……



後記:
    
    喔、不、不是H喔!各位(笑)
                                                                                
    原本是預定要先補完的,可是這一篇闖進我的腦裡讓我痛苦了十幾天。
                                                                                
    現在回想起來,〈Cos Of You〉的版本多到可怕。
                                                                                
    一開頭是想讓葛蕾西亞出場,讓她對著羅伊大哭、晚上抱著發燒的艾莉西亞一個人可
  
    憐兮兮的到醫院、羅伊坐在她家門下、霍克愛在暗中守護……啊不行不行
                                                                                
    然後又開始改,一開始是霍克愛姐姐直接vs老太太,結果……太長刪掉
                                                                                
    然後繼續改,改得我痛哭流涕不能自己(寫不完啊)
                                                                                
    本來預計是上個禮拜一我生日時應該貼出來當賀文,但當23:59時,我就知道自己無
                                                                                
    法完成,然後一個人哭了……囧rz
                                                                                
    還好還有農曆生日這種東西,讓我放寬心不少,然後愈來愈貪心,想寫得愈多
    應該要像上一篇一樣短短結尾就好,居然跨進八千大關讓我大囧
                                                                                
    嗯咳……真是不好意思碎碎念這麼長
                                                                                
    雖然難產(?)但我還是衷愛它。我試著想以另一種方式表達這兩個人的羈絆
                                                                                
    希望這樣的寫法有成功。
                                                                                
    也希望會有人喜歡:)
                                                                                
    最後,終於趕上前幾天發文了--
                                                                                
    祝我今3.26農曆生日快樂,親愛的自己。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mousee
  • 不是h嗎...(畫圈圈)
    大大好!小的終於來留言了(笑)
    話說大大文筆很好不錯,繼續加油啊~(拍拍背)
  • mousee大日安^^
    哈哈,大家都很想看H文啊
    吾輩可都是純潔的孩子呢(語意不明笑)
    謝謝mousee大抽空留言唷!歡迎常來坐坐。

    贏楓 於 2010/05/20 07:5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