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聽妳的呢喃,世界彷彿靜止,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情,還是希望,能停留在這一刻,直到永遠……

 

 

 

 

曾經,我深深傷害過妳,而今,我想呵護妳,將妳好好的,保護在掌心,天空、大地、大海,無論妳到何處,我都會在妳身邊……

 

 

 

*     *     *     *     *     *     *

 

 

 

 

蓋拉克希亞大戰後六年,某月某日的夏季,大溪地波拉波拉群島。

 

 

 

 

「呼……好熱喔。」女人穿著色立領削肩上衣,綠色漸層長裙,腳上穿著綠色楔型夾腳鞋,坐在白色遊艇上。

 

 

 

 

「小滿,有擦防曬油嗎?」沒想到大溪地的陽光如此熾熱,連他都覺得皮膚被曬的有些疼痛。

 

 

 

 

「有啊!」似乎沒有多餘的心情理會金髮少年的關心,小滿高興的俯身看清澈的大海,「阿遙妳看妳看,好漂亮的大海!」金色的陽光在海上閃閃發亮,大海清澈的連海底都看的一清二楚。

 

 

 

 

看著小滿像小孩子高興的樣子,阿遙不禁笑了出來,細心的撐起洋傘遮住太陽,要是曬傷了可就不好呢!

 

 

 

 

「兩位是夫妻嗎?」負責駕船的船夫是個健壯的中年人,開朗的笑容露出一嘴白牙,「咱們大溪地可是度蜜月的好地方喔!」

 

 

 

 

「哈哈……是嗎?」阿遙尷尬的笑了笑,「對了,大叔,明天下午可以來載我們去餵鯊魚跟魟嗎?」

 

 

 

 

「哈哈,沒問題沒問題,大叔我一定會提供最好的服務,小夥子,要好好照顧人家喔!女孩子的幸福是最珍貴的!」大叔滔滔不絕的向阿遙講起寵妻之道,一旁的小滿聽到了忍不住笑了出來。

 

 

 

 

「到了到了,那麼明天一早十點,大叔再到這來接你們啦!」

 

 

 

 

看著白色遊艇漸漸遠去,小滿終於大笑出聲,「嘻嘻嘻嘻……大叔好可愛呢!」

 

 

 

 

「真是的,小滿妳也克制一下嘛!」提起行李,他率先走向飯店大廳。

 

 

 

 

「等等我嘛!」在大溪地陽光的照耀下,小滿小碎步的跑在木橋上追上阿遙。「阿遙……」

 

 

 

 

「怎麼了?」

 

 

 

 

「你臉紅了耶!」

 

 

 

 

 

 

 

 

「哇喔!阿遙,你真厲害。」小滿讚嘆著。這裡的水上飯店在夏季可是一房難求呢!大溪地有著「海上仙島」之稱,波拉波拉島上的物價可是大溪地眾多群島中最貴的一個,說它是錢坑也不為過,但即使再貴,還是有許多人趨之若鶩。

 

 

 

 

讓海王‧滿意外的是,這次她到巴黎巡迴演出,阿遙竟然在她演出的最後一天出現,霸道的讓她連準備也沒有就上了往大溪地的飛機。本想說住不到水上小木屋也就罷了,畢竟一間飯店只有十間左右的水上小木屋,沒想到他們的運氣還不錯呢!

 

 

 

 

「那當然囉!」帥氣的展現拿在手上的鑰匙,兩人讓飯店服務生帶領他們到接下來幾天要住的房間。

 

 

 

 

房門一打開,小滿隱忍不住臉上的喜悅。

 

 

 

 

整個房間都充滿著當地的味道,房門的左前方擺著一張King size有著潔白布幕的大床,上面有著看起來很舒服的枕頭及靠墊,房間正中央是一片玻璃地板,可以輕易的看到清澈的大海和游經下方的魚群,原木製家具及躺椅,一切都是這麼的愜意。

 

 

 

 

「房間內有一張大毯子,如果覺得玻璃地板帶給兩位不適,可以鋪蓋在上面。」服務生將行理放好後,便識相的離開。

 

 

 

 

「阿遙……」小滿感動的說不出話來。

 

 

 

 

「進去吧。」阿遙摟著小滿的肩膀帶她進入房間,「妳看。」推開放在正中央的桌子上的玻璃,只要向前傾身,手就可以碰觸到冰涼的海水。「要不要去游個泳?」

 

 

 

 

「嗯!」

 

 

 

 

打開浴室,小滿忍不住發出讚嘆的聲音。好大、好舒適的浴缸呈現在眼前,空間之大,如果是全家來也不會嫌小。

 

 

 

 

不知道雪奈和小瑩會不會擔心呢?家裡的月曆上寫著她昨天的巡迴結束,依照往常,隔個兩三天她就會到家,這次偷跑出來沒向她們報備,等等還是打個電話回去好了。

 

 

 

 

「阿遙,好看嗎?」換好泳衣推開門,小滿高興的問道。「啊咧?」人呢?剛剛不是坐在客廳嗎?似處張望了一下,在房間裡都沒看到阿遙,「奇怪。」到底跑哪去了。

 

 

 

 

推開房門,「啊……就這樣,今天晚上別忘了……」阿遙慌慌張張的聲音突然傳來,半敞的門被他擋住,「小滿,妳換好啦!」一臉尷尬的看著小滿。

 

 

 

 

從旁邊的縫隙可以看到一艘獨木舟緩緩划離她們的房間,刺眼的陽光讓小滿看不清船上的人,只知道是個留有一頭黑色波浪長髮的女人。

 

 

 

 

「呵……對啊,好看嗎?」算了……本想問剛才怎麼了,還是當做沒聽到好了。

 

 

 

 

一別以往連身的泳裝,這次小滿穿的是兩節式的綠色比基尼。

 

 

 

 

這幾年下來,小滿愈來愈有女人的成熟魅力,家庭培養出來的優雅氣質加上音樂的陶冶,走過一條街後,醒著的男人大概沒幾個。

 

 

 

 

「天……妳簡直可以去拍泳裝照了。」天王‧遙目瞪口呆的看著小滿,完全反應不過來。

 

 

 

 

「嘻。」不等天王‧遙反應過來,小滿高興的跳入海中,清澈的海水激起浪花,綠色的影子彷彿美人魚一般,自由自在的在海中遊玩。

 

 

 

 

「呵呵……」不時回頭看一下坐在小木屋邊的阿遙,他已經換上一條短褲,短袖白色襯衫裡穿著黑色的半節式泳裝,如同守護者般坐在那。

 

 

 

 

「嘩啦啦……」

 

 

 

 

「小滿!」

 

 

 

 

「嘻……下來啊!阿遙。」淘氣的向天王‧遙潑水,襯衫被弄濕了,底下的肌膚隱約可見。

 

 

 

 

「再不來追我話,小心我被人家追走喔!」笑著說完後,小滿以優美的自由式快速游開,「快來啊!」

 

 

 

 

「嘿!」怎麼可以讓心愛的女人被其他人追走呢!可是……唉!要他真的穿著泳裝跳下海還真是難為情呢……

 

 

 

 

 

 

 

 

「嗯,是的,沒錯,就是……我之前給……馬上……」人才剛踏進浴室一步,就聽見阿遙斷斷續續講電話的聲音。

 

 

 

 

海王‧滿一面納悶,一面脫下衣服,伸手試了試浴池裡的水溫,決定在加些冷水進去。放在水龍頭下的貴妃泡泡浴球都被沖到池中變成夢幻的泡泡浴,茉莉花香和梔子花香交錯彌漫著整個空間,甜蜜的味道。

 

 

 

 

被匆匆忙忙的趕進浴室,說什麼好像忘了帶換洗衣服要去飯店的精品店看看有沒有,「先把泡泡浴弄好喔!」在她臉頰上親了一計後就把她往浴室內推、關上門,居然打起了電話。

 

 

 

 

下午也不知道瞞著她和誰在說話,一看到她推開門就慌慌張張的擋在門口,現在想起來還真有點生氣呢!

 

 

 

 

沖好澡,不想等阿遙便跳入泡泡浴中,有點兒生氣的用手拍打著水面。飛濺而起的泡泡印照著小滿的臉龐。兩人認識至今快邁入十年了,一路走來,真的好漫長啊……

 

 

 

 

長噓了一口氣,背靠著浴缸,百無聊賴的把玩著自己的手。阿遙的手還是那麼的溫暖有力,就像當初抱著她回去他的宿舍一樣。他有著比女性堅強的體魄,還有比任何人都堅強的韌性與集中力。每天晚上,只要可以的話,她一定會抱著他入睡。

 

 

 

 

無名指上的戒指,是四個人心連心的象徵。她們不像內部戰士一樣,即使時代巨變,她們還是孤獨的外部戰士,有著不同的使命。

 

 

 

 

她們可以算是家人,心靈上,比任何具有血緣關係的家人都還要緊密的依靠在一起。只有彼此懂得對方。

 

 

 

 

那她對於阿遙而言,也僅僅只是家人而已嗎?抱持著這個問題,她緩緩潛入泡泡中。

 

 

 

 

 

 

 

 

「小滿!」在外面等了許久卻不見人影的阿遙終於忍耐不住的推開浴室的門進去找人。「小……」裸露的肩膀露在水面,浴缸裡的泡泡早就消退只剩下微涼的水,藍海深綠的長髮在水面飄盪,阿遙寵膩的嘆了口氣,拿起浴室裡的大浴巾將小滿抱離水面後裹住,「妳啊……」鼻子輕輕的碰了一下,「在水中睡著可是會感冒的呢!」

 

 

 

 

 

 

隱隱約約知道自己被抱上床,柔軟的床舖和枕頭帶著更深更濃的睡意來襲,「謝謝妳!」阿遙興奮的聲音模模糊糊的傳到耳中,「妳來的正是時候,她剛好睡著了!」不要……離開我……

 

 

 

 

 

 

 

 

「小滿,妳還好嗎?」換著潛水服,阿遙關心的問道。

 

 

 

 

小滿一早醒來,冷冷淡淡的不太想理他,問她什麼都是「嗯。」很沒有精神的回答。昨天有做了什麼讓她生氣的事嗎?阿遙埋頭苦想著。

 

 

 

 

一但到了水中,他就沒有辦法很迅速的追上她,別說超越了,連齊頭並行都沒辦法。

 

 

 

 

唯一和她有同樣速度的,大概只有亞美吧!

 

 

 

 

藍色海洋一直在躁動著。小滿一心只想甩開緊跟在後方的阿遙,護鏡邊緣卻一直出現他的影子。

 

 

 

 

「啊……」一群魟無視於人類的存在輕輕滑過她的身邊,在清澈的海洋裡顯的愜意極了。年紀較小的一隻突然停在她面前,好像歪著頭似的看著她,又轉身離去。

 

 

 

 

如果,可以這麼自由自在的話,該有多好。

 

 

 

 

「小滿。」忽地一隻手向前抓住了她,小小的白色氣泡不停冒出。

 

 

 

 

一點也不想回頭的直視前方。

 

 

 

 

「唉……」天王‧遙無奈的用手指刮了括臉頰,伸手嘆向衣服裡。

 

 

 

 

一隻手不知死活的大膽上前將小滿扳向自己,看到湛藍的眼眸不肯屈服的看向遠方,天王‧遙只好硬著頭皮游向前,兩隻手緩緩穿過她的脖子,將之扣上。

 

 

 

 

「做什……」還來不及脫口而出,一枚渾圓剔透的漾著金色光芒的珍珠正飄浮在她的眼前。珍珠上方的墜子是幸運草樣式,銀白的鍊子正沉浮於海中。

 

 

 

 

游客們一一經過他們都不曾佇足,色彩斑斕的熱帶魚群悠游經過,如天成的琉璃彩幕般籠罩他們倆。

 

 

 

 

他拉出戴在胸前的鍊子,上面一樣有著金色的珍珠。

 

 

 

 

小滿激動的抱住阿遙,雙手不住的顫抖。

 

 

 

 

我們的靈魂像珍珠一般,渾圓無暇,緊緊依靠在一起。這是我送給妳,愛的訊息。

 

 

 

 

無法用言語表達的心意,希望妳會懂,無論經過多少風風雨雨,只要妳轉頭,我依舊在妳身旁。我們不僅僅是家人,我還想要給妳更多的呵護。

 

 

 

 

溫柔的拉開小滿的手,將長久以來拉著小提琴演奏出動人心弦的手指印上自己的嘴唇。

 

 

 

 

我們在海底,許下誓言。海的女兒、海的女皇。

 

 

 

 

妳知道嗎?要找出樣大小、色澤相同的珍珠有多麼困難。經過歲月的淬練,終於,還是在一起了!

 

 

 

 

請妳讓我,永遠守護妳……

 

 

============================================

後記:

 

 

 終於在七夕當天打完了!XXXD 一樣是遙滿的文章,不過是短篇就是。

 

 

老實說在下實在不太會寫短篇(汗)...總之...祝各位大大們情人節快樂(笑)

 

 

附上Love is message 歌詞  

 

 

你的說話令我無法入睡 在心裡響起的痛楚  

 

 

靜靜地走出房間 海風吹到臉頰  

 

 

好像不會忘記相遇時的心跳  

 

 

你掉出的眼淚 深深的滲入心中  

 

 

把任性的自己捨棄到夜晚的海裡  

 

 

 

 

Tell me why 從何時開始?  

 

 

Love sight 就連在腳下  

 

 

盛放的花也注意不到  

 

 

流逝的時間之中 keep in my heart  

 

 

雖然犧牲了很多 但都是不能放手的東西

 

 

 

 

     Love is 特別的  

 

 

Love is 重要的  

 

 

Message 想傳達給妳 so  

 

 

Love is 軟弱的  

 

 

Love is 就算無法預計  

 

 

一直 Don't stop believin'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