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美嗎?這張圖。

這張圖的繪者也玎兒喔!配合著【Worse on Friday】這章所畫出來的。

真是讓在下受寵若驚呢。

請配上這幅美美的圖,一起進入在下所編織的世界吧!

 

 

 

《星期日的所羅門‧格蘭迪》

 

 

 

所羅門‧格蘭迪出生在星期一。

 

 

 

Solomon Grundy,

 

 

 

 Born on a Monday,

 

 

 

星期二受洗。

 

 

 

Christened on Tuesday,

 

 

 

星期三結婚。

 

 

 

Married on Wednesday,

 

 

 

星期四生病。

 

 

 

Took ill on Thursday,

 

 

 

星期五病危。

 

 

 

Worse on Friday,

 

 

 

星期六彌留。

 

 

 

Died on Saturday,

 

 

 

星期日的所羅門‧格蘭迪被埋在墳墓中。

 

 

 

Buried on Sunday.

 

 

 

這是所羅門‧格蘭迪的結局。

 

 

 

This is the end

 

 

 

Of Solomon on Grundy【妳尚未出世】

 

 

 

 

 

 

 

 

 

 

 

 

吶,這是一個很悲傷的故事對吧?僅僅才愛了幾天而已,連天神創造一個世界那麼久都沒有。

 

 

 

 

 

 

 

 

 

 

 

 

短暫的、虛幻的夢境。

 

 

 

 

 

 

 

 

 

 

 

 

「即使如此,你還想要嗎?」

 

 

 

 

 

 

 

 

 

 

 

 

想,想到刻骨銘心。

 

 

 

 

 

 

 

 

 

 

 

 

「即使如此之後,你會更加痛苦。」

 

 

 

 

 

 

 

 

 

 

 

 

至少殘留在我的生命裡。

 

 

 

 

 

 

 

 

 

 

 

 

「你不想要將她據為己有嗎?」

 

 

 

 

 

 

 

 

 

 

 

 

……

 

 

 

 

 

 

 

 

 

 

 

 

「我也可以幫你達成這個願望,忘記一切,全都重新來過。」

 

 

 

 

 

 

 

 

 

 

 

 

可她還會像之前一樣,有著最為耀眼的星星光芒嗎?

 

 

 

 

 

 

 

 

 

 

 

 

她還會記得我嗎?將我當成「我」來看待。

 

 

 

 

 

 

 

 

 

 

 

 

「這我不知道。」

 

 

 

 

 

 

 

 

 

 

 

 

這就對了,所以我不想要,那麼久的愛。我無法忍受,變的陌生的眼神。

 

 

 

 

 

 

 

 

 

 

 

 

我只想,做個美夢。

 

 

 

 

 

 

 

 

 

 

 

 

「好吧!既然你這麼堅持,那就帶著她進來吧!喔,對了!如果你中途想變更你的願望,也是可以的。」

 

 

 

 

 

 

 

 

 

 

 

 

Born on a Monday

 

 

 

 

 

 

 

 

 

 

 

 

「你是誰啊?」少女抬頭看著眼前陌生的男人,她坐在藤椅上,歪著頭。

 

 

 

 

 

 

 

 

 

 

 

 

「我是妳的未婚夫啊。」男人單腳跪在她眼前,伸出手攫住金色的髮絲,愛憐的在指間摩娑。

 

 

 

 

 

 

 

 

 

 

 

 

「是這樣啊!」依舊歪著頭,有點困惑,「可是我什麼也記不得了耶!」

 

 

 

 

 

 

 

 

 

 

 

 

「沒關係的。」長長的睫毛微微顫動,深怕她下一句話將是離他而去,「什麼都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妳的。」

 

 

 

 

 

 

 

 

 

 

 

 

「真的嗎?」

 

 

 

 

 

 

 

 

 

 

 

 

「真的。」黑色瞳孔如黑曜石般堅定,緊緊握住柔嫩的小手,「妳是我的公主。」

 

 

 

 

 

 

 

 

 

 

 

 

彷彿咒語一般呢喃著,那聲音回盪在只有兩人的屋內,聲音好大好大,好像要打破耳膜般。

 

 

 

 

 

 

 

 

 

 

 

 

「那你是我的王子嗎?」眨著靈動的雙眼,少女再度開口,

 

 

 

 

 

 

 

 

 

 

 

 

「是啊。」

 

 

 

 

 

 

 

 

 

 

 

 

「哇喔!好浪漫喔。」清脆的、天真的笑聲響起。

 

 

 

 

 

 

 

 

 

 

 

 

男人緊繃的臉孔在一瞬間出現裂痕。

 

 

 

 

 

 

 

 

 

 

 

 

原來……他沒有自己想像中那麼堅強。

 

 

 

 

 

 

 

 

 

 

 

 

即使知道自己仍做著美夢,七天的美夢,他依舊害怕好奇的孩子會在第一天開啟這扇秘密之門。秘密的寶藏啊,注定不能被別人知曉,即使是小小的好其知心,也會將它摧毀殆盡。

 

 

 

 

 

 

 

 

 

 

 

 

「你怎麼了啊?」少女擔憂的看著他。「有什麼不好的事嗎?還是我說錯了什麼?」

 

 

 

 

 

 

 

 

 

 

 

 

「我怕妳……不見。」他親愛的長髮公主,請別垂下妳美麗的長髮,請不要凝望高塔外的風景,請妳只要……只要看著我就好了……

 

 

 

 

 

 

 

 

 

 

 

 

「我才不會不見呢!」

 

 

 

 

 

 

 

 

 

 

 

 

他傾身向前,輕輕擁抱住易碎的夢,他的下巴擱在她的肩上,指間在金色的長髮間遊走,「不要,離開我喔!」

 

 

 

 

 

 

 

 

 

 

 

 

「嗯!」

 

 

 

 

 

 

 

 

 

 

 

 

窗外的花圃,鮮紅色大朵大朵的玫瑰,還未開花。

 

 

 

 

 

 

 

 

 

 

 

 

Christened on Tuesday

 

 

 

 

 

 

 

 

 

 

 

 

緊緊的、信任的依偎在自己手邊的少女,如小動物般的沉睡,彷彿世上再也沒有別的地方比這裡更令她安心了。

 

 

 

 

 

 

 

 

 

 

 

 

如同下一秒將會逝去般的,不停地看著她,棉質的白色小睡袍包裹住少女的軀體,溫柔的保護著。

 

 

 

 

 

 

 

 

 

 

 

 

夢想,美麗。

 

 

 

 

 

 

 

 

 

 

 

 

伸出手想撫摸她熟睡的臉頰,幸福的紅暈想必是做了個好夢。

 

 

 

 

 

 

 

 

 

 

 

 

卻在半空中硬生生停住。

 

 

 

 

 

 

 

 

 

 

 

 

他有資格,碰觸公主嗎?他向她撒了謊,他不是王子,他只是騎士而已。純潔的心醉心於童話,如果知道他將她與她的王子拆散,如巫師般假扮她的王子,會原諒他嗎?

 

 

 

 

 

 

 

 

 

 

 

 

想到這,血液突然發麻了起來,眼前一片朦朧。

 

 

 

 

 

 

 

 

 

 

 

 

「嗯……」揉揉眼,少女睜開大眼看著在眼前的男人,「你醒了啊!」露出天真無邪的笑容。

 

 

 

 

 

 

 

 

 

 

 

 

小手攀爬上大手,「你的手有點冷呢!」摩娑著想將溫暖給予對方,往下看,發現床上的被子都被她捲去,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頭,原來自己是罪魁禍首呢!「對不起啊,我好像不小心……」

 

 

 

 

 

 

 

 

 

 

 

 

「不要道歉。」

 

 

 

 

 

 

 

 

 

 

 

 

拉起薄被,「要不要一起蓋呢?」

 

 

 

 

 

 

 

 

 

 

 

 

良久,他點頭,拉過被子蓋好。

 

 

 

 

 

 

 

 

 

 

 

 

「咕嚕嚕……」

 

 

 

 

 

 

 

 

 

 

 

 

「啊!」少女的臉頰發燙,想把自己藏入被中,卻被抓了出來。

 

 

 

 

 

 

 

 

 

 

 

 

「肚子餓了?」

 

 

 

 

 

 

 

 

 

 

 

 

「嗯。」她害羞的點點頭。

 

 

 

 

 

 

 

 

 

 

 

 

「吃蛋糕好嗎?」

 

 

 

 

 

 

 

 

 

 

 

 

藍莓起司、巧克力雙塔、蜜桃泡芙甜甜圈、酒釀玫瑰櫻桃慕斯、提拉米酥、波士頓派、拿破崙蛋糕、岩漿巧克力蛋糕、草莓白巧克力蛋糕……

 

 

 

 

 

 

 

 

 

 

 

 

鋪在花園草地的毯子上擺著各式各樣的甜點,好像森林裡的糖果屋一樣,透明茶壺裡飄著許多水果,水果茶的香味彌漫著。

 

 

 

 

 

 

 

 

 

 

 

 

也許他是那個女巫,等著她變得更加美味。

 

 

 

 

 

 

 

 

 

 

 

 

「嘻嘻……」她高興的吃著甜點,他高興的看著她品嘗,並不時為她空了的杯子添上茶。

 

 

 

 

 

 

 

 

 

 

 

 

「你要嗎?」一時回神,卻瞧見她叉了塊蛋糕,在他眼前擺蕩,「你一直看著我,好像很餓的樣子。」

 

 

 

 

 

 

 

 

 

 

 

 

噗嗤一聲,他笑出聲。

 

 

 

 

 

 

 

 

 

 

 

 

「幹嘛啊?人家關心你耶!你居然嘲笑我!」不滿他的笑聲,少女出言抗議。

 

 

 

 

 

 

 

 

 

 

 

 

「不……我才不是那個意思。」他連忙否認。

 

 

 

 

 

 

 

 

 

 

 

 

「那你幹嘛一直盯著我看?」突然恍然大悟,「厚!你對我做了什?不會趁我睡覺時偷抹奶油在我臉上吧?」慌張的小手在臉上四處搜尋。

 

 

 

 

 

 

 

 

 

 

 

 

「因為妳的樣子很可愛啊!」右手撐著下頷,嘴角含著微笑,如果可以,想這樣一直看著她,到天崩地裂。

 

 

 

 

 

 

 

 

 

 

 

 

「對了,你叫什麼名字啊?」什麼都忘了,只知道他令人安心、信任,差點以為即使不知道對方的名字也沒關係。

 

 

 

 

 

 

 

 

 

 

 

 

「我是流星。」

 

 

 

 

 

 

 

 

 

 

 

 

「那我呢?」連自己是誰都忘了,他會不會把自己丟掉呢?

 

 

 

 

 

 

 

 

 

 

 

 

「妳,妳是……月亮。」

 

 

 

 

 

 

 

 

 

 

 

 

「流星會永遠陪在月亮身邊嗎?」

 

 

 

 

 

 

 

 

 

 

 

 

……

 

 

 

 

 

 

 

 

 

 

 

 

「會的。」他心愛的、耀眼的月亮,「如果妳願意。」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贏楓 的頭像
贏楓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