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奏鳴曲-1

 

不停地、反覆地做著那個夢,病態到連陰濕的雨天,都會誤以為那個夢成真了……

 

陰鬱的天空,毫無預警的情況下,巨大的海嘯來襲無限洲,高大的水牆無情地衝破海浦新生地上高大的大樓,沖斷的大樓殘骸被強大的海浪玩弄於掌心,鋼筋水泥、籃框、電腦,所有的東西都在海中翻騰,四處墜落,來不即躲避的人們尖叫著想要逃離;突然,颶風刮起,陸上的車子、路燈、招牌、電纜全數飛舞在空中,破碎的玻璃、小孩恐懼的哭鬧;大地突然裂開,彷彿飢餓已久的怪獸將所有能夠拆吞入腹的東西全數吃下,驚慌、害怕、哭鬧,連神社也倒塌了!不知以何處為中心的黑色半球體,以無人能及之速飛快吞噬著地面上的一切。無限洲只是一個開始,海嘯、颶風、地震迅速在整個日本蔓延開來,以日本為中心,整個亞洲、歐洲、非洲……無一倖免!

 

破壞殆盡後,沉沉的夜晚降臨,寂靜無聲,空氣冰冷的連一絲生氣也沒有。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天王‧遙呆愣的看著眼前的廢墟。前一刻才饒富生機的土地,竟在一瞬間變成死寂。毫無抵抗的餘地,就這樣……

 

「彌賽亞……」一個輕柔的聲音在空蕩的天空中響起。

 

天王‧遙轉頭一看,一名女子竟飄浮於空中,她雙手合十的放在胸前,湛藍的髮絲在空中飛舞,風雨交加讓他無法睜大眼睛好好看清楚那名女子的容貌,「妳是誰?」他大聲問道。

 

「找到彌賽亞,才能拯救世界……」呢喃般,她似乎聽不見那問句,只是一逕的說著她要說的話。

 

「什麼拯救世界……」鬼扯!無限洲很好,十番區很好,整個日本甚至世界都很好,他又不是先知,幾時做起預知未來的夢。

 

「那跟我無關,為什麼妳要告訴我?」他憤怒的大吼,是他精神錯亂而做的夢也好,有某人不經他同意擅自闖入他的夢也罷,一切都跟他無關,即使世界末日,他要選也是選在崩毀的陸上飆車然後身亡,而不是去拯救世界!

 

「你是宿命的戰士……」

 

*    *    *    *    *    *      

 

「嘖……」刺眼的陽光對於睡眠不足的眼睛來說是一大傷害,天王‧遙揉著鼻翼旁的兩眼,希望能夠減輕一些不適。

 

「怎麼了?睡眠不足嗎?」

 

「不是。」他冷淡的回應站在他旁邊的愛蕾莎,隨後逕自做起暖身運動,伸展著大內側的肌肉和腳踝,一付巨人於千里之外的樣子。

 

「我要打倒你,天王‧遙。」無視於他的冷淡,愛蕾莎自顧自地道:「今天你可要認真的跑,因為我一定會贏過你的!」天知道她為了要打倒旁邊的人,這一年來每天可是辛苦的練習呢!

 

「哼……」冷哼一聲,絲毫不把對方放在眼裡的傲慢轉身走向比賽預備位置。

 

愛蕾莎無奈的聳聳肩,對於天王‧遙一點也不在乎的態度並未生氣,只是感到懊惱。自大囂張,一般人要是這麼做,愛蕾莎會大發雷霆,但天王‧遙卻有那個實力這麼做。至今,他的田徑成績依舊亮眼動人,持續的優勝!

 

但小滿到底看上他哪一點啊?說脾氣嘛,最近的天王‧遙似乎怪怪的,以前的他即使再怎麼不想理對方,還是會禮貌性的打聲招呼,但這一陣子,聽說他常常心不在焉,對人愛理不理,社課一結束就不見人影……算了算了!這都不干她的事,今天她可是要打倒他呢!

 

信心滿滿的站上預備位子,等待裁判的哨音。

 

「各選手就定位,」裁判大聲喊道,「預備,碰!」槍聲一響,所有選手一齊衝向終點。

 

愛蕾莎奮力的追趕在眼前的天王‧遙。可惡,他還是跑的這麼快!如子彈一般的一馬當先,風中的砂礫刮的她皮膚有些疼痛,但她只想加快速度好縮短兩人之間的差距。

 

「嗶!無限學園,天王‧遙抵達終點。」

 

「呼呼……可惡!」愛蕾莎不停地喘息,可惡!既天王‧遙之後,第二位抵達終點的是愛蕾莎,但兩人之間仍差了2秒,一點也不小的差距讓愛蕾莎異常惱怒。

 

汗水溼透了上衣,彎著身體調節呼吸的愛蕾莎抬頭瞄了天王‧遙一眼:他神色自若的站在一旁,好像剛才的賽跑只是散步一下而已,呼吸平順,輕鬆自在,連滴汗水也沒有……

 

「唉……」她苦笑,這種人……她有贏過她的一天嗎?彷彿在與風競賽一般,無論她跑的多賣力,進步了兩三秒,她總是無法超越那到高牆,和她並行。

 

「你好厲害!」待呼吸稍微順暢了些,她走到天王‧遙旁邊,向他至上她的崇拜,「這次贏不了你真可惜,不過下次就不一定了!」

 

「是嗎?也許你沒有機會了。」

 

「啊?」什麼意思。

 

「我不會再參加下一次的比賽了,不,應該說,這次之後我不打算再比賽。」

 

「為什麼?」愛蕾莎驚愕的問,之後是國家奧運選手的選拔賽,所有運動員夢寐以求的機會,為什麼……

 

「我對跑步一點興趣也沒有。」無視於愛蕾莎的震驚,他轉頭回向休息區,準備離開。

 

「你……」

 

對……賽跑,已經對他失去了吸引力。沒有一個人可以跟得上他,田徑場上的選手都只能望著他的背影焦慮的想追上他。田徑場上的風平淡彷彿柔和的東風,只能讓他昏昏欲睡,無趣、孤單……縱使是數十名選手一起在場上奔跑,他只感到孤單,一個人在田徑場上奔跑……這樣的事情,再繼續下去,一點意義也沒有。

 

「你好!」恬靜柔美的女聲,不知道又是哪個崇拜者想再他比賽完跟他要簽名。

 

天王‧遙抑制住不耐煩的感覺,「我……」心頭突然一震。

 

「這位是海王‧滿。」愛蕾莎沉著一張臉,向他介紹方才出聲打招呼的女子。那名女子站在她身旁,瓜子臉蛋上有著溫柔的微笑,她抱著一本畫冊,柔嫩的髮絲溫順地垂散在她的肩上。

 

「很高興認識你。」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