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空奏鳴曲-3

『你以為……我願意背負這個命運嗎……』,他幾乎可以聽到海王‧滿內心哭泣的聲音。

 

明明就是她先來招惹自己的,為什麼到最後卻變成他是大壞蛋害她差點哭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夢想,他也不例外啊!但那什麼該死的宿命論,他有預感,要是自己承認的話,那個夢想,會灰飛湮滅……

 

夕陽將天王‧遙的影子拉得好長,人行道左邊是靠河,右邊則種了一些行道樹,蕭嗇的風捲起幾片葉子,孤伶伶地在空中飛舞然後落到地面,或者在河面飄盪。他踱步到技師的廠房,想看看愛車維修的如何了。右手將書包往後一甩搭在肩上,強迫自己忘記那一天的回憶。

 

自從那天後,海王‧滿再也沒有出現在他眼前,好像從人間蒸發了一樣,偶爾心血來潮走到國中部的校園裡,吵吵鬧鬧的走廊上也找不到那一抹綠色的影子。他煩躁的甩甩頭,走進廠房。

 

「唷!」他打聲招呼,「怎麼只剩你一個?」四處張望了一下,廠房裡只剩他和另一名正在車底維修的技師。

 

「大家都下班啦!」男人的聲音從車底傳來,忙碌的拿著工具想把手邊的事做完。「喲!好了。」順勢滑出車底,將掛在脖子上的毛巾拿來擦擦滿是汗水的臉。「你看看吧!有問題再跟我說,下班去啦!」

 

「Ok,掰!」紅色賽車在夕陽的照耀下熠熠生輝,天王‧遙滿意的點了點頭,車子外殼被保養的很好,玻璃擦拭的格外亮眼,好像剛從玻璃工廠拿來裝上去,開門坐進駕駛座,發動引擎,引擎聲流暢無雜音,如同欲奔馳於大草原的豹子一樣發出低聲怒吼。

 

太棒了!天王‧遙迅速將車門關上,待引擎熱了之後便「咻──」的一聲趨車上街,還好廠房所在地平時沒什麼車,以150Km/h繞了一圈後,他滿意的將車子停回廠房,熄了引擎,正準備降下鐵門回家時──

 

「呼呼……」微弱的痛苦喘息聲從這個房間的某處傳出,天王‧遙愣了一下,不會是小偷吧?剛才他出去的時候是沒降下鐵門,但廠房……沒什麼好偷的……如果要躲避什麼的話,也不應該發出這麼大的聲響。

 

但為求安全,他還是小心的拾起靠在牆上的鐵棒,神精緊繃的尋找聲音來源。

 

「喂!你在這裡幹嘛?」呿,是個學生。鬆懈下來,他出聲問道。但那個人卻縮成一團蹲在牆角,完全無視於天王‧遙的存在,「欸!這裡是私人財產……」他往前走,出聲告訴他沒經過同意隨便亂進來是很不禮貌的事情,「如果你要找人修車,很抱歉大家都下班了,明天再來可以嗎?」說完他皺眉,這人是聽不到還是怎樣,做啥一直蹲在那裡,動也不動,有寶物在那嗎?

 

「喂!」他不耐地將手搭在身穿無限學園制服學生的身上,「救……救我……」天王‧遙手一震,手碰觸到的地方溫度高得驚人,學生痛苦的看著他,手緊緊抓住自己的胸口,額上冷汗直冒,急促的呼吸聲和蒼白的臉孔,好像要快要昏死過去。

 

「你……你撐著,我馬上打電話叫救護車。」天王‧遙慌張的尋找電話想撥打119,卻被下一秒眼前所發生的事震懾住了──

 

「嘎啊啊啊……」少年發出可佈的驚叫聲,竄入耳中讓天王‧遙恐懼得後退一步,那聲音竟讓他頭皮發麻;少年的五官痛苦的扭曲在一起,「救……救我……」破碎的句子好不容易脫口而出,伸出來想求救的手卻在下一瞬間扭曲,「啊啊啊……」

 

那不是人……天王‧遙無法思考,腥紅色如液體般的東西竟然從少年體內冒出,像滾燙的岩漿不停地沸騰著,伴隨少年驚駭的尖叫聲,腥紅色的表皮覆蓋住他整個人,轉瞬間變成一隻天王‧遙從未見過的生物。

 

「吼……」長達三公尺的巨大怪物正站在他面前,頂部張開的大嘴不停地流出腥臭液體,,血紅的眼珠彷彿地獄來的怪物嘴裡尖銳的牙齒令人不寒而慄,要是被咬到一定必死無疑。

 

要逃……可是腳動不了!混帳!「嘎啊啊啊……」怪物發出示威的吼聲往他這邊衝過來,情急之下遙抄起鐵棍往前橫掃,怪物的尾部一甩,連人帶武器,天王‧遙被撞飛到大門口的牆上。

 

「可惡……」他咬牙切齒,方才的撞擊讓他想起那個怪物的原身是一名學生,留?不留?他不太懂到底是怪物附身在學生身上還是怪物本身就偽裝成學生的樣子,撞擊的疼痛讓他連站起來都有些吃力。

 

「嘎嘎嘎……」突然往前衝的龐大身軀大軍壓境般的向天王‧遙逼進,「完了……」明知普通的棍棒似乎耐何不了牠,但現在也只能以此抵抗。拿起鐵棍,原本預定算準時機便起跳攻擊所有生物最脆弱的「頭部」,雖然不會斃命,但好歹失去行動力的瞬間可以有機會逃開,沒想到卻……

 

『救我!』他居然聽見少年的求救聲。

 

『拜託你……救我』要……要怎麼救呢?不知所措與緊張的汗珠不停滑落,流進了眼,該怎麼辦?該怎麼辦?

 

不給他遲疑的時間,怪物又向前攻擊,「完了!」距離太短,來不及躲開的他認命的閉起眼準備接受下一波疼痛,卻聽見野獸般受傷的怒吼、感覺到刺眼的光芒。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