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道閃光劃過天際。夜魅酒吧的門,被一雙修長而美麗、彷彿天生就是為了要配上眩目的戒指而誕生的手推開。瀰漫著醉人氣息的空氣,霎時醒了一半。酒杯正湊在嘴邊的、慵懶地吞雲吐霧與漫不經心的眼光正訝異地看著剛進來的客人:黑色緊身皮衣與皮褲、骷髏頭項鍊、右耳四個耳洞、昏沉迷醉的黑色眼眸,少年高雅睥睨地穿過眾人的視線走向吧台。「婪薔薇。」他坐在吧台前,矇矓的雙眼注視著眼前專注於工作的調酒師,單手支著下頷,用夢囈的聲音說。「又來了!」旁邊的客人竊竊私語。氣氛如同春雨時的驚蟄,一下子蠢蠢欲動,所有的焦點若有似無地在那個少年身邊來回行走。「他到底來幹嘛?」另一個人答腔。一個禮拜前,少年變成常客,出現在這間『聲名遠播』的G吧裡。單身到G吧,幹嘛?不是找伴麼?再不就是一夜溫存,但他呢?不搭理人(但也沒人敢搭訕,連一步都不敢走進,少年週圍的空氣,冷得令人退避三舍),只顧喝只有『特別的人』才調的『婪薔薇』,一杯入喉,走人。「調戲老闆?」聽到的人都露出曖昧的笑容。「嘿嘿!」「Cheer!」玻璃杯有默契地發出清脆的附和撞擊聲。夜魅的老闆,沒人見過他。吧台每天都有一名調酒師與四、五位侍者定時出現。而『婪薔薇』,除了少年沒人喝過,連MENU上都沒有,即使偶爾興趣一來,想跟調酒師要杯來嘗嘗,出現的答案都是──微笑,再微笑。據聞夜魅酒吧的老闆有個癖好──幫他人量身『調』作雞尾酒。但那個人得要先引起他的『興趣』、付得出同等代價才行。至於有誰喝過?傳聞喝過罷了!還有現在那位少年。「請稍等。」調酒師說完,轉身走向吧台旁的小房間。當他出現時,手中捧著顏色鮮豔的高角杯,玻璃杯裡面,是一朵朵薔薇貪婪地綻放。「怎麼算?」少年看到時,矇矓的神情有了一絲興奮。但聽到調酒師的答案,不悅地嘟著嘴。「和之前一樣。」「嘖!」少年不耐煩地一口仰頭飲盡,液體咕嚕咕嚕地滑落咽喉,原本無血色的雙頰泛起紅暈,「咳!」一杯飲盡後,他難過的咳了幾聲。混沌的意識更行飄忽不定。「再一杯!」醉人的聲音慍怒不馴地說,他用力地將酒杯放在桌上。調酒師慢條斯理地說:「沒了。請明天再度光臨。」藍調音樂、歌德式玻璃、復古桌椅、煽情的擺設。親吻與呻吟,細細緩緩地摻雜著、塗抹著,甜美的香味四處飄散。「呦!小公子今天發狠了呢!」不知從哪傳來調侃的調調。少年的名字沒有人知道,大家給了他「小公子」的封號。夜魅酒吧的小公子,婪薔薇的俘虜。「吭哴!」小公子手一甩,杯子扎實地撞上調酒師胸前的金色別針,落地,碎裂。貪婪的眼神像要吃人,他欺身上前,「這是待客之道嗎?還是嫌……」他別有意思地嘻嘻一笑,手指在調酒師的輪廓遊走嬉戲,「『價錢』不夠好呢?我可以再追加。」「不是這個意思。」調酒師鎮定地向後退一步。「那,是什麼意思?」小公子爬上吧台,像極了暹邏貓兒伸出粉嫩的舌尖,飛快地刷過調酒師的雙唇,為那打一個寒顫的身體咯咯地笑了起來,「不然你來代替也行。」「什麼代替不代替,啊?」低沉醇厚如威士忌的嗓音讓小公子的臉上增添一抹惡作劇成功的表情。「啊……」所有人都還來不及反應時,不知打哪出現的男子已將小公子扛在肩上,大步離去。寬闊高大的背影如同神祇,烏黑的馬尾和俊俏修長的四肢。來不及,看到是個什麼樣子的人。驚呼聲中,一大一小的人影已消失在吧檯旁的小房間。「字面上的意思。」小公子懶洋洋地說。沒什麼興趣地閉上眼。神祕的小房間門被關上,隔開世俗。小公子順利被扛回來。意外地沒有任何反抗與掙扎。「你野了。」男子把他丟上柔軟的白色大床。「誰害的?」他憤憤地回了一句,把臉埋進枕頭裡,不理人。他無奈地嘆了口氣,摸著小公子柔順的頭髮,「我的小吸血鬼殿下,不喜歡『婪薔薇』?」「不喜歡會天天來喝?」他生氣的揮掉他的手,「一天一杯過量都不行?」「一杯已經讓你變成這樣,再一杯,」他饒富深意的頓了一頓,「豈不獸性大發?遇著誰都要玩上一玩?」他寵溺地揉著烏黑的髮絲。「討厭鬼!」他孩子氣的叫罵。「噓!」他在他耳邊說:「婪薔薇,是你一個人的。」婪薔薇,貪婪的薔薇。小公子的名字叫戕幃,而男子,叫瀾,夜魅酒吧的老闆。婪薔薇的成份是──戕幃的血、瀾的血,還有,他們的執念。以及,每天獵物的鮮血。「喂!」戕幃無預警地翻身,勾住永遠微笑的瀾的脖子,「你是我一個人的!誰也不準偷走!」雖然他知道瀾採集鮮血的方法是誘惑,但他就是受不了別人碰他的瀾。「這是命令嗎?」有意思的佔領宣言。「你不答應?」他有點失落又惱怒地呶嘴。「你說呢?」瀾帶著神祕的微笑覆上戕幃的唇,甜美如同盛開的薔薇的唇,戕幃乖巧地打開了禁地,緊緊地擁抱瀾的軀體。雙舌糾纏、追逐、嬉戲,纏繞的甜美甘露被戕幃一滴也不剩地喝下。  親愛的戕幃,婪薔薇的咒語似乎生效了!我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的一句話與那火燄般的佔有眼神!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iris0701
  • 這篇有夠棒的,我喜歡^^要是真有焚薔薇這個雞尾酒,我還真想嚐嚐這味道.....哈哈,焚薔薇還是只適合小公子喝,因為這是他們的催情劑啊.....(真羨慕啊^^)當然也是瀾愛的證明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