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天的瑪拉優雅一片雪白。
  
  準備好清酒,踏著蹟雪,艾露露前往邊境的森林。翠綠的樹葉為積雪所覆蓋,被雪壓得低垂,兼且白天天氣稍稍回暖,樹枝頂端稀稀落落的懸掛著冰柱,朝陽穿透時,如同水晶般閃閃發亮。
  
  「哈克奧羅大人,艾露露來看您了!」取出清酒,將微溫的液體倒入哈克奧羅最喜愛的杯子裡,「瑪拉優雅好久沒有這麼開心了……」
  
  最近有個從遠方來的旅人告訴大家,他的國家有一種叫做「聖誕節」節日,節日當天,家家戶戶都會烹調一種叫ㄏㄨㄛˇㄐㄧ的鳥,在牠的肚子裡放許許多多的配料,全家團聚在一起,一邊吃飯一邊慶祝節日的到來,還會將樹裝飾的美輪美奐,在樹底放上襪子,聽說隔天起來就會有禮物在裡面呢!村人聽了都大感興趣,今晚是瑪拉優雅的第一個聖誕夜呢!
  
  說著說著,自己也笑了起來。
  
  「希望今天晚上大家都能玩的愉快,如果可以的話,哈克奧羅大人也一起來吧!」自己也拿起一杯清酒,就著嘴,緩緩的喝下。
  
  「艾露露也會在大樹下放上自己的襪子,希望能收到哈克奧羅大人的禮物呢!明知是不可能的事,還是忍不住……許了不切實際的願望。
  
  距離哈克奧羅大人陷入沉睡已經過了三年。柚葉去世,矓和雙生子離開到遙遠的地方去修行……大家都做著自己的事,偶爾聚一聚。她帶著阿露露回到故鄉,心想,在這個初次遇見哈克奧羅大人的地方,一定會更加接近他吧!
  
  「哈克奧羅大人……」不由自主地撫上放在腰際的扇子。冰涼的扇身,好像又將他們的距離拉得更進了些。
  
  「艾露露小姐。」
  
  旅人太有精神的打招呼聲嚇得艾露露尾巴和耳朵都豎了起來!
  
  「哎哎……抱歉抱歉!」噢!好痛,艾露露的尾巴毫不留情地甩了他一掌。「我不是故意……」
  
  「不不,對不起!」艾露露轉身捂著嘴道歉。「請問,有什麼事嗎?」嗚……願望被聽到了、想念哈克奧羅大人的樣子被看到了,而且還不小心甩了人家!
  
  「啊……我只是想告訴妳,今晚是聖誕夜。也許,聖誕老人會實現妳的願望。旅人若有所思、小聲地說著。
  
  聖誕老人?
  
  她看著旅人的背影,咀嚼他留下來的話。
  
  謎一般的話,謎一般的離去。
  
  實現嗎?即使是作夢,也沒關係的。
  
  
  
  一整晚的狂歡,阿露露早已熟熟睡去。起居室的爐火燒得霹靂作響,將阿露露的臉頰映得通紅。
  
  禮物啊……
  
  偶爾抬頭望著天空、赤腳踩踏於草原、採集草藥時輕撫而過的微風,都讓她感覺,哈克奧羅大人就在身旁。
  
  不知不覺,夜已深沉。
  
  她抱著阿露露不知何時睡去,只覺得原本微微發冷的身子被人抱住。
  
  「艾露露……」有個聲音在她耳邊輕喚。
  
  唔!別吵嘛!阿露露。
  
  「唉!還是這麼孩子氣。」原來,她一點都沒變。
  
  咦咦!哈……哈克奧羅大人!真是的!這麼久都不回來打聲招呼!而且,誰孩子氣了?這幾年,可是咬著牙關撐下來。
  
  「是是是……」沒變啊!還好……
  
  倒是哈克奧羅大人,如果真的良心發現,請早點醒來,一起……一起……
  
  「唉!怎麼又哭了呢?」才剛說自己很堅強呢!
  
  誰叫哈克奧羅大人……
  
  「我……」
  
  明明就和奶奶約定好了……
  
  「……」失約的是他……
  
  對不起……
  
  「別道歉,是我不好……」
  
  我只是……太想念哈克奧羅大人了……
  
  「我也是啊……」連做夢,都要繼續思念著。
  
  雖然知道這不是您願意的,但還是……但還是……
  
  「艾露露偶爾也該任性一下。」極少看見她、軟弱的一面。即使是哭泣,都要默默流淚。
  
  啊?我一點都不任性啊……
  
  「既然是女孩子,偶爾撒個嬌吧!」
  
  沒有人可以撒嬌。
  
  「如果是我呢?」
  
  啊?
  
  「不不……當我沒說。」
  
  如果是哈克奧羅大人的話……
  
  「如果是我,可以嗎?」
  
  ……可以。
  
  真的……可以嗎?他多想再問一次。「艾露露……」指尖感覺著久違的溫度和肌膚,緩緩地……滑動著。「我在妳眼中,是什麼樣子?」
  
  啊?哈克奧羅大人嗎?
  
  「是一頭恐怖的野獸、神祉,還是……」
  
  噓,哈克奧羅大人!您就是您啊!
  
  「但是……」至今他依舊忘不了,當初艾露露看著他的原形,露出驚愕、害怕、避之唯恐不及的神情……
  
  哈克奧羅大人,不管您是誰,我都會……
  
  「艾露露,妳會等我嗎?」截斷她的話,他問。
  
  哈克奧羅大人,艾露露不是說過了嗎?
  
  「艾露露,我只是……想再聽妳說一次而已。」
  
  我會等哈克奧羅大人的!不管多久!
  
  「是嗎?」真的……只是想再聽一次……
  
  是的……不管多久,哈克奧羅大人,一定要記得。
  
  「我們約定吧!我一定會,回到妳身邊的!一定!」
  
  一定……
  
  
  「姊姊!姊姊!」阿露露搖醒賴床的姊姊。
  
  「唔……阿露露?」怎麼了?
  
  「妳看!門口有花!」
  
  「也許是春天快來了吧!」不懂阿露露為何如此大驚小怪。說完又想蒙頭再睡一下,昨天晚上作了個夢,夢見了……
  
  哈克奧羅大人!
  
  蒙在被子下的臉霎時通紅,她害羞將被子拉得更緊不想讓阿露露看到。
  
  「妳看妳看!是『艾露露』呢!裡面還有亮晶晶的東西喔!」
  
  「啊!」『艾露露』一向開在森林裡,怎麼會出現在門口呢?急急忙忙的爬起身,阿露露已經抱著一大束的花站在她床邊。
  
  「妳看!很漂亮吧!」阿露露眉開眼笑地,「還有蜂窩呢!」
  
  蜂窩是阿露露最愛的東西。甜甜、脆脆的,混著蜂卵一起吃下去,是最棒的!但採集時也是最危險的。這個秘密,只有她和哈克奧羅大人及卡謬知道而已。
  
  「到底是……」艾露露愣愣地接過滿懷的花朵,一時反應不過來。
  
  「這個。」阿露露將所謂的『亮晶晶』的東西遞到艾露露眼前。
  
  「啊!」那是用有「少女新娘」之稱的粉色礦石雕琢而成的『艾露露』之花。盛著它的,則是哈克奧羅大人善用的鐵扇圖騰,扇子向內包圍住花朵,好像要緊緊包圍住、保護住重要的東西。
  
  「哈克奧羅大人……」昨晚,是真的……激動地想著,止不住顫抖的手和淚水。
  
  阿露露不解的看著突然流淚的姊姊,一面舔著滿是蜂蜜的小手,突然想到什麼似的拍了一下,「啊!旅人大叔說,願望實現了。」
  
  「啊!」是啊,願望,真的實現了!
  
  哈克奧羅大人,下次的聖誕夜,艾露露會再讓瑪拉優雅熱鬧的歡迎您回來。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iris0701
  • 哈克奧羅大人,你有當聖誕老人的潛質喔^^這篇文章不知是什麼的同人,是電玩的嗎?因為我不熟悉,哈哈~~可是無損我看文喔~偷偷問一下,哈克奧羅大人是不是面惡心善型的啊?
  • iris0701
  • 說吧說吧~~~人家想知道啦~~~~原來如此,有出動畫啊~那到底叫什麼呢?我指片名~~檔案很大吧~~~我想看圖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