妳,不能愛上任何人,否則,他的下場,將是被汝手刃。
  
  那是禁忌的愛,除非淪陷黑暗的懷抱,你無法觸摸她;世界上最遠的距離是什麼?莫過於,妳愛他,他也愛妳,只可惜……
     
            *****
  
  「A1435號,失敗;A1436號,失敗;A1437號,失敗;A1438號……」穿著白色長袍的技師一面翻閱手中資料,一面以無高低起伏的音調唱名,被唸到的號碼,則由控制台的技師一一將電腦中的資料刪掉,隨後,停止培養皿供應養分。
    
  透明培養皿中原本蠕動的肉塊在被抽掉養分的瞬間,強烈的扭動著,其動作由激烈變為緩慢,最後停止不動。
    
  每天,這裡都重複著製造與刪去的動作。新生命誕生,舊生命死亡。但沒有人會流淚,也無須流淚。充其量只是肉塊,沒有父母兄弟姊妹,彼此毫無血緣關係,有的只是依賴培養液,就像物質界的電器依靠電池一樣的運作著。
   
  這樣的生命,誰會憐惜?
  
  「唉唉……又失敗了嗎?」站在培養皿前的研究員早已習慣這個結果。這個實驗持續了很久很久。每次,都在最後一刻失敗。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依照理論,這樣確實可行,但某個環節點……不過,這到無所謂,他們還有上千個樣品,如果不能得到千分之一的成功,那怕是萬分之一、億萬分之一都沒關係。
  
  他們,有的是時間,和樣品、操縱死生之手。
  
  『咕……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在偌大的實驗室裡,龐雜的玻璃試管中,一個微小的聲音抗拒著即將降臨的死亡。
  
  突然,地面一陣晃動。
  
  電子儀器、試管、杯盤……互相碰撞鏗鏘出聲。
  
  「搞什麼?」站在培養皿前的研究員怒吼。腳下一個不穩讓他差點撞上玻璃般的外殼。好險他及時煞車不至於整個人撞上去,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這是能量爆發引起的震盪。」
  
  「什麼能量?快點查出來!」高層長官怒吼道,一群飯桶。「快點開啟安全設施,快點。」要是地震震碎培養皿,他們這群天使就不用活了。
  
  「是。」電腦技師慌亂的在鍵盤上按下一連串號碼,不消一會,每個培養皿旁都升起一道道鐵幕,將之緊緊包圍。「是A1765號。」
  
  見鬼了!研究員瞪大了雙眼,那不是剛才切斷培養液供應的號碼嗎?所有人面面相覷,頓時都愣住了。
  
  「溫度急速高升。」電腦技師慌張地大叫。
  
  一百度、五百度、一千度……數字不停飆高,絲毫沒有停下來的跡象。
  
  「快點!快點按下緊急指令。」
  
  「快!」
  
  A1765淺藍色液體突然呈現沸騰狀態,因為溫度高升個關係,氣泡不停地滾動、拍打外牆,藍色液體顏色逐漸加深,氣泡愈來愈多,滾動速度也愈來愈快。
  
  「快點!所有人離開實驗室,快點!」察覺無法制止即將到來的慘況,高層人員在最後一秒趕忙下令!
  
  砰砰砰!電腦控制台前人員各各推開椅子欲奪門而出,平日面無表情的技師一改常態扔下手中的資料和一群天使擠向門口,研究專員早已逃出實驗室,按下緊急按鈕。
  
  「喂!開門!開門啊!」
  
  大門口的鐵幕迅速降下,伴隨的是刺耳的金屬聲,來不及逃出的天使們不停地敲打鐵壁,「讓開!」有人拿起強化椅就朝鐵壁砸去──一片光滑的平面上不見任何小小的凹洞。
  
  「騙……騙人……」知道死期在前的天使們驚慌害怕的看著A1765培養皿,不忘回頭敲打唯一的逃生出口。「放我們出去……」
  
  「碰!」培養皿玻璃及其外圍鐵幕應聲破裂,呈現鮮紅色的沸騰液體毫不留情的如洪流海嘯一般撲嘯而至。
  
  「嘎啊啊啊……」潔白無暇的天使羽翼一接觸到培養液馬上被侵蝕。
  翅膀,是天使純潔象徵,一種榮耀。它就像天使對外界的觸角一樣,天使借由翅膀將自身的意志力轉化為觀側靈力,也扮演著保護本體不受外界細菌入侵。天使們,都很寶貝自己的翅膀。
  
  如果犯下罪無可恕之罪時,天使將會被送進第五天──空中迴廊裡。那裡的天使,沒有翅膀。斬翅,對天使而言,是極大的酷刑,斬翅的過程,無異是地獄的大門,而痛楚結束,是地獄的開始。
  
  被斬翅的天使,沒有一個再能清醒的活下去。
  
  免疫細胞被摘除、破壞,隨之而來的是腦部神經被侵襲,病毒將襲擊全身,皮膚將潰爛,到了最後,只剩下腦部,由高級天使退化而沒有意識的腐爛軀體,像殭屍一樣,活著。
    
  不過一刻鍾,已經沒有任何一名天使可以站著且毫髮無傷。還未被消滅的肉體在地上不停地抽搐著,嘴裡發出可怖而低沉的哀鳴聲,然後,一個接著一個,化為一灘血水。
    
  也許,這是最好的下場。
  
  視線所及之處,屍橫遍野。
    
  培養皿A1765的肉塊在地面鼓動著,像貪婪的小獸一般吸食著地面的鮮血。而後,一具白皙的軀體在血海中緩緩站起,他撥開黑色的長髮,神情高傲的看著破壞殆盡的實驗室。
  
              *****
  
    
  她平躺在大地及天空的懷抱中,享受微風的撫摸,日陽暖照的舒適。全身的舒暢讓她不自覺閉上雙眼,沈醉其中。「不能……不能讓哥哥知道,他見過我……不能……」
  
  這是她最後的餘念。
    
  終於,陷入了無盡的美夢。
    
  鳥鳴依舊,清風徐吹,現下是出遊的好天氣。
    
  一隻全身雪白的兔子,蹦蹦跳跳的在青草如茵,花開繁盛的綠地裡。紅寶石般的小眼球不住的轉動著,一團跟牠一樣雪白的東西,納入瞳眸,牠好奇的朝那個方向過去,停在旁邊。從上往下,牠細細的聞著,判斷。
    
  風,變得詭異;氣息,充滿了凝人的窒息感。
    
  連哀嚎的機會也沒有,純白的兔毛,染上刺眼的鮮血,濺灑出的血液,為他冷酷的面容,另添一份恐怖—那是嗜血的味道。
  
  他是阿斯達羅特。
    
  拎起手中已無生機的小生物,興味正濃的看著牠未凝固的傷口,鮮血正汩汩而流。豔陽透射,似極了剔透的紅寶石。
  
  意識之海因為鮮血而湧起的鼓動慾望,向海浪一般拍打著纖細的神經,抑不住衝動──他伸出舌,接住下滴的血液,一點一滴,絕不放過。不了多久,鮮血染紅了他的唇與臉,美麗的令人害怕。
    
  佇立,直到兔子體內最後一滴血一流盡,他意猶未盡的鬆開那迎風飄逸的身子。墮落,綠色草坪是牠屍身的依歸。
    
  阿斯達羅特緩緩的移動步伐,走向園中碧綠的深處一泓清泉。
    
  在泉水邊跪下,他俯身凝視中的倒影,以雙手掬起泉水,洗去臉上的血跡。
    
  鮮血,不適合妳。他在心中嘆息著。
    
  幾顆剔透的水珠仍掛在臉龐,月光不知何時已柔和的輕覆四方,像珍珠般,裝飾映襯著美麗的容顏。
    
  輕柔的撫摸水中的倒影,平滑的水面因而泛起微微的漣漪。冰冷的水溫,穿透指尖。
  
  妳,是如此的冰冷,沒有軀體的溫暖。
    
  「啪!」猛烈的手勁震起浩大的水花,倒影,滅。
    
  「為什麼?為什麼要讓我們距離比任何人都近,卻比任何人相距的還要遙遠?」 他大聲怒吼。
   
  「為什麼我必須比任何人都還要愛她,也比任何人都還要恨她?」他一輩子,絕對不會諒解、也不會接受這所謂的「天神的試煉」。
  
  他對於天神的憤怒,一點也不怕讓別人知道。反正早在出生前就是被神遺棄的孩子,充其量不過是他研究試驗,千方百計要製造出和亞當 加達蒙相同性別的實驗肉塊罷了!
  
  早已是……被神遺棄的,天使……
  
  ===========================
  後記:
  嘎啊啊啊~~
  好像愈改愈多了...原本只有八百多字被我一改就暴增@@
  這這這...該高興還是該哭咧?
  希望這樣改不會顯得太突兀。
  感謝各位大人的點閱,在下感激不盡^__^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贏楓 的頭像
贏楓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