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iss or Not H大姐生日賀文
  
  
  
  初見她,女孩慌慌張張的撞了他一下,如同月光般灑進他懷裡,也許從那一刻起,就注定為月光所俘虜。
  
  
  *      *     *     *     *
  
  
  十番街下著小雨,剛結束廣告拍攝的星野撐著傘帶著墨鏡,走在人來人往的街上。
  陰鬱的天空如他的心情。
  
  工作時,差點兒被罵。
  
  最近很不進入狀況……
  
  他無奈的搖搖頭,收起傘,傘上的雨珠稍稍沾濕了他的褲子,走進十番咖啡廳。
  
  「歡迎光臨。」
  
  他挑了個隱蔽的位子坐下,點了杯咖啡和一桌子的蛋糕,從口袋中拿出手機,撥了電話。
  
  「喂!」
  
  「喂!猜猜我是誰?」
  
  「……別鬧了,星野。」
  
  他可以想像少女薄怒的嘟著嘴巴。
  
  嘴邊的線條不自覺的放暖。
  
  「我在十番咖啡廳等妳。」
  
  「咦咦?可是我今天很忙啊!我……我等一下還要幫露娜……」對方緊張的語無倫次起來。
  
  「不見不散。」喀一聲,他將手機掛斷,收好。
  
  「唉,討厭!」聽著嘟嘟的電話聲,小兔無奈的掛好聽筒。
  
  「怎麼了?小兔。」跟在一旁的露娜擔心的仰頭望著她。自從小衛離開日本到美國唸書,兔子就悶悶不樂,而當Three Lights出現時,原本平靜、抑鬱的生活,似乎緩緩盪漾著波浪。
  
  她們擔心,未來的女王會被拐走。
  
  原本就過度擔心的外部更是緊張。
  
  已可媲美禁足的日子。
  
  「每次都不聽我講完……上次也是這樣,明明就要在家打電動的……」想到那天,白皙的臉上泛起微微的紅暈。
  
  半強迫的要她答應,兩人相偕去了遊樂園,那是小衛不曾帶她去過的地方……好吧!有去過,但不是約會。
  
  一起尖叫、一起吃冰淇淋、一起抓小熊,兩個人還跑去跳舞,記憶中依舊清晰的臉龐在被隔離的包廂內緩緩逼近她,原來是要按牆上的服務鈴的動作,害她差點心跳停止……臉紅心跳的經驗……好像第一次見到燕尾服蒙面俠時心動的感覺……
  
  咦咦?心動感?
  
  一張小臉霎時火紅。
  
  「小兔?」兔子捧著自己快燒起來的臉,兩眼陷入回憶中似乎有些慌亂,露娜歪著頭,小爪子輕拍她的腳。「小兔?小兔?」叫了好多聲都沒有回應,露娜乾脆躍上桌子,鏹的亮出爪子一把畫過去,「小兔!我在跟你說話耶!」
  
  「啊啊啊……露娜,幹什麼啦!」嗚……很痛耶。
  
  「誰打來的電話?」嗯咳,身為公主的半個保母,她有必要問個清楚喔!
  
  「星野啦!嗚……露娜妳看,有紅紅的爪痕啦!」她哭喪著臉照著鏡子,意外的發現,這次的爪痕怎麼小的有點像所謂的吻痕啊?
  
  聽到關鍵字的露娜小耳朵抖了抖,瞇起了雙眼,「他找你……什麼事啊?」
  
  「叫我去十番咖啡廳,說什麼不見不散……」金色的頭髮因為她的動作而飛舞,嘴邊不停地碎碎念著:「什麼嘛!每次都這樣……不給人拒絕的機會就掛電話,還把手機關機……」
  即使如此說著,她走進了房間披了件外套,又走了出來,在玄關前選著鞋子,拿了雨傘。
  
  「小兔……妳不會忘了外部跟妳說的話吧?」
  
  「……」氣撲撲的小臉瞬間垮了下來,「沒。」她輕輕搖頭,「我只是要去跟他打聲招呼,很快就回來了……」有些失魂落魄的,花了平常兩倍的時間,綁好鞋帶。
  
  「……」看著她推出門的背影,露娜並沒有阻止。
  
  
  *      *     *     *     *
  
  
  清脆的鈴聲在她推開大門的時候響起,女服務生親切的走了過來問她是一個人嗎?她搖搖頭,往裡面走去。
  
  男人選擇的位子非常隱密,在一顆造景樹後,她到時,男人正喝著咖啡,悠閒的看著報紙。
  
  「星野……」小兔無奈的叫著他的名字,「我要走了……」
  
  「嗯?」他稍稍將手中的報紙往下拉,「一桌子的蛋糕,不吃可惜。」
  
  「唉……」怎麼這樣?老是攻擊她的弱點。她暗忖著到底該如何是好時,星野已經替她拉開椅子。
  
  「坐吧。」
  
  很久……沒有這麼近的靠近他。
  
  星野身上有股若有似無的香氣。
  
  不同於小衛的味道,小衛給人的感覺,是如海洋般寧靜而深沉內斂,星野……幾分外放的英氣逼人,也許是因為身為明星的關係,一舉手一投足總是閃閃發亮的吸引他人的目光(但她小兔是何許人也?一心只繫在小衛身上的心才不會那麼容易動搖呢!)
  
  「吃完我就要回去囉!」拒絕失敗,她有點沮喪的坐下。
  
  「好。」星野坐回子上,臉上堆滿笑容,幸福的看著她。
  
  「嗯……幹嘛?」被看的不自在的兔子抬起頭,詢問。
  
  「沒有,看妳吃東西。」
  
  「有這麼好看嗎?」咬著小叉子,她歪頭。
  
  「有,看妳吃東西,連甜點也會變的幸福起來。」好想變成甜點就這麼被吃下去……
  
  「……」好肉麻的話。不理他,繼續猛攻眼前的熱岩漿蛋糕,小叉子切開蛋糕的一瞬間,流出了熱呼呼的巧克力醬,將蛋糕送進口中時,還不忘舔乾淨附著的甜膩。
  
  「好想變成湯匙喔……」他嘆息著。
  
  差點咽著了的她瞪了一眼,「你今天……」她吞了口口水,「發燒了嗎?」
  
  聞言失笑。
  
  「有點……怎麼辦?」他拍廣告拍的頭昏眼花,一直曝曬在熾熱的燈底下,實在是……
  
  「你發燒了?那你怎麼不回去休息。」驚慌失措的站了起來,撐起身子俯身向前,小掌在他還來不及反應時,就探上了額際。
  
  愣了一會的星野在她專心查探著體溫時,換上了溫柔的笑意。
  
  很久……沒有這麼靠近了。
  
  身上未痊癒的傷口隱隱作疼,並不是復發,只是……被些微甜蜜的空氣給灼傷。
  
  「欸!Odango,你……昨天,有打電話給小衛嗎?」
  
  「嗯?」忙碌的她不及思考,直接一口否定:「小衛他很忙。」響了許久的電話,依舊是電話答錄機的聲音,她只能傻傻的對著遠方的空氣,訴說她的滿腔愛意和思念。
  
  「嗯……」
  
  他低低應了一聲。
  
  不知哪跟筋不對。
  
  「幹嘛啦!」小兔驚慌的叫了出來,直覺得想抽走被握住的手。
  
  太熱、太燙、太熾人。
  
  但無奈,他握的太緊。
  
  「我……妳明天……可以來嗎?」目光盯人。
  
  「你……放開啦!」討厭,為什麼抽不走?「喂!這裡是公共場合耶!你不怕被拍到嗎?」
  
  「不怕。」灼熱的眼神,彷彿要燒了起來,燒盡他所有的靈魂。
  
  「你……你,放手,要是被阿遙她們看到……你還受傷……」她緊張的不知所措。
  
  「我……明天,來好嗎?」狂亂的腦海忽略了她的擔心,只是一意孤行的希望她能夠答應。
  
  「……好。」被打敗了。
  
  「嗯……」他心滿意足放開手,讓她坐下。
  
  「……吃完了我要走了。」她悶悶不樂。
  
  而他,心滿意足,之餘,愧疚。
  
  「對不起……」他本來,不想這樣的。
  
  好久好久,好久沒有看到她,久到快抓狂了……這,可以稱的上是毒癮吧!
  
  他一直等、一直等,原以為,只要能夠在一旁看著她就好、就足夠的心,不知何時變的愈來愈膨脹貪婪。
  
  他像一頭野獸,失去理智的野獸。
  
  不,野獸原本就無理智。
  
  「別這樣嘛,想跟我約會的人可是很多喔!」打趣的神情掩住眼中的悲傷。
  
  「哼!我才不希罕。」現在她最想做的事,就是吃完一桌蛋糕然後離開。
  
  「哎哎!妳這樣說,我很傷心耶!」
  
  「……」小兔撇過頭,不看他。
  
  胸口的心跳,怦怦怦,還是很大聲,有點震耳欲聾。
  
  手,還燙著。
  
  「跟妳開玩笑罷了!別當真。」他揮揮手,一副不在意的樣子,「想逗逗妳也不行?」
  
  「不行!」兔子的大眼瞪了回去,毫不留情,「要找去找你的Fans。」她豪邁的切了一大塊草莓蛋糕,吃下,用力咬。
  
  「像我這樣的帥哥,很難得耶!」嘻皮笑臉。
  
  「我有小衛就了!」
  
  心口,疼。
  
  「可是我會請妳吃蛋糕,他會嗎?」
  
  「……不用你管。」
  
  「當我的女朋友吧!三百六十五天三餐無限供應喔!」他誘惑她。
  
  「才不要!」雖然很誘人,但她可是有節操的。
  
  「免費拿到親筆簽名,再帶妳去遊樂園。」
  
  「不要。」
  
  「……妳好奇怪,一堆女孩子等著當我女友,就妳拒絕得這麼直接。」而且狠心,吃飽了抹抹嘴,就離他而去,真是……
  
  他苦笑著,結了帳出了門,追上去。
  
  「喂,我唱歌給妳聽。」不知不覺,走到了公園,冷冷清清,只有路燈亮著。
  
  「不要。」
  
  拒絕聲彷彿被忽略,星野清了清喉嚨,唱起歌來。
  
  「你……聽人家講話好不好?」氣急敗壞的踱著腳,見他沒有要停下來的慾望,她只好把他拉入公園裡,「小聲點啦!」
  
  嘴角泛起微笑。
  
  她的公主坐在秋千上,晃著。
  
  不希望嘹亮的歌聲吵醒沉睡安寧的夜晚,剝奪他佔據公主的時間,星野站在公園的大型玩具屋裡,引吭高歌,
  
  「在光輝雪白的世界中,是展開了翅膀的妳,但是那雙翅膀黑暗沉重,彷彿妳被命運壓得喘不過氣……」
  
  難得的,紅了臉。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得關係,星野的臉,似乎也泛著紅暈。
  
  她沒有這麼近看過他唱歌。
  
  也許,Three Lights一夕間竄紅,不是沒有原因的。
  
  光聽著歌,就覺得臉紅心跳。
  
  他像是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和心愛的人表白。
  
  星野的歌聲,介於清亮與低沉之間,偶爾稍稍狂放,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錯覺,歌聲,如同漩渦,要把她吞噬。害怕,卻又情不自禁的想靠近。
  
  「……新歌嗎?」他唱了一小段歌詞,之後用都是用哼的。但光聽旋律,就覺得好聽。
  
  「不是……送妳的。」自動自發的坐到她旁邊的秋千上,跟著她晃了起來。
  
  「感覺有點悲傷,好像單戀的歌喔!」小兔抬頭看著星星。
  
  那當然,歌名是──銀河中最不符身分的單戀啊!只不過,他並不想說。
  
  「好可惜……」
  
  「可惜什麼?」
  
  「還蠻好聽的,如果不是新專輯,就不能無時無刻聽到了!」
  
  「……妳喜歡的話,我天天唱給妳聽。」
  
  「咦咦?」小臉霎時脹紅。
  
  「原聲原唱,不加工,我可是很厲害的!」他支著下額,非常有自信的說。
  
  「臭美!」
  
  「還好啦。」
  
  還好……又恢復了原本的模樣。開朗的大笑、偶爾被戳著痛處而怒罵著。
  
  希望不是她想的那樣……只要是普通朋友就好……
  
  「喂喂,不可以白聽歌喔。」
  
  「我又沒有拜託你唱。」她大驚失色。「我我……我沒錢喔……」乾癟的荷包都被她拿去買甜食了。
  
  「妳都聽了啊!」言下之意是一定得付清了。
  
  「……」可惡,上當了。
  
  「一個吻。」
  
  她眨眨眼,一副「你在開玩笑嗎?」但他的神情卻告訴她「我很認真」
  
  「嘎?星野‧光!別開玩笑了!我又不是你女朋友!」她怒氣沖沖的看著他。
  
  「一個就好了。」他祈求,很小的願望。
  
  「不要。」她撇過頭。
  
  「好啦!」雙手握住鍊子,連自己也不知道得愈握愈緊……
  
  「不要。」
  
  「好啦!我還請妳吃蛋糕。」
  
  「不要就是不要。」
  
  「小氣。」
  
  他失笑的看著倔強的小臉,紅撲撲的臉蛋看起來有些可口。
  
  「我送妳回去吧!」雖然知道這是不可能的事,但他還是忍不住小小的要求了。「夜深了。」
  
  「嗯……」她低頭,應了聲好。
  
  
  *      *     *     *     *
  
  
  不知道是誰配合誰,明明很近的距離,走起來卻是那麼遙遠。
  
  她盡量不去看他的眼睛。
  
  一看,心臟就會跳出去回不來一樣。
  
  不行不行!她對小衛是絕對忠心的!不可以這麼沒節操。
  
  「晚安。」漫漫長路,終於走道家的門口。
  
  「晚安。」她慌張的想逃離他的視線,想奪門而入,她怕再待下去,她會控制不了自己……
  
  但他固執的執起她的手,紳士的印上一吻。
  
  在她來不及抗議時,已經轉身走出巷子口,留她一個人,撫著手背上的唇印發呆。
  
  
  *      *     *     *     *
  
  
  X月X日 陰天
  
  小衛,他好像很寂寞又悲傷的樣子。
  
  我從沒見過他露出那樣的神情。
  
  好像美奈子那時候,失戀的樣子……是我的錯覺嗎?
  
  我好希望,我們能繼續當朋友下去……
  
  
  
  ===========================
  後記:
  H大姐~生日快樂(2/15)
  依照約定送來了賀文(大心)
  雖然不甜蜜
  但還是祝妳生日快樂~:)
  
  然後啊...因為近都在寫別的東西的關係
  如果寫壞了...請不要鞭打我...Orz...
  
  ps.兔子...你為什麼這麼難寫啊啊啊啊啊(抱頭哀嚎)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贏楓 的頭像
贏楓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RENcyan
  • 我是過客

    最近回顧完,美戰的影片
    我還是比較喜歡星月呢...
    兔子的神經,真的粗的跟電纜線一樣。
  • RENcyan您好
    美戰真的是不滅經典呢
    她的神經一整個粗到了極致(默)
    我會比較喜歡漫畫中的兔子呢...

    贏楓 於 2009/04/15 11:40 回覆

  • 比爾
  • 你好-////-


    整個超喜歡你這篇的文的阿-------(應該說你寫的星兔都很棒)

    之前搜尋星兔文的時候有在鮮網看到您的文;u;

    只能怪我自己太晚喜歡上了XXXXD上禮拜無聊重看美戰完全被正中紅心
  • 比爾您好:
    很抱歉怠慢了唷~我也很喜歡星兔
    也謝謝您不嫌棄,非常開心>////<
    感覺來說,年幼時會喜歡衛兔,而長大後會喜歡星兔呢(笑)
    莫非是心情上改變了嗎?

    贏楓 於 2011/12/21 15:20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