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繁花之宴─

然而,全明恪的人在將來都會知道,小菲拉利收到了什麼花,卻只有一個人,永遠不知道……


「少爺,該回去了。」

飄著細雨、灰濛濛的早晨,放眼望去,原本綠意盎然的山丘及草原,都籠罩著悲傷。眼前的小溪流因為昨天晚上的暴雨而翻騰洶湧著,夾帶著河底的泥沙,溪水渾濁而可怕。

「少爺。」海倫擔心的看著菲拉利。他們出來太久了,雨勢也漸漸變大,「少爺,真的該回去了。」

「再等一下。」菲拉利的視線依舊膠著於小溪之中,動也不動的,彷彿生了根的樹一樣。

「少爺,人死不能復生更何況,老太爺臨走前,也快樂的……」說著海倫不禁哽咽起來。

「但我卻沒辦法見到爺爺最後一面。」僵硬的嘴角努力揚起,他已經答應爺爺不哭。

「小孫子啊,生命一但開始,就一定會走向盡頭,哪天要是我死了,你可不能哭啊!我可是壽終正寢,人生這麼長,我已經看過、經歷過這麼多東西,又有個像你這麼既可愛又愚蠢的孫子,我可是滿意的很啊!」

「不要再說了啦!」

爺爺高聲談論死亡的事,在小菲利慌張的聲中,放聲大笑。

爺爺什麼都不怕,最怕的就是無聊、失去自由和生命中不可或缺的精神食糧──凱希米莉雅的特產酒──麥丁蘭酒。他的前半輩子幾乎走遍了凱希米莉雅大陸、創造許多膾炙人口的史詩,生活過的極為精采,即使經過幾百年,世人一定不會忘記他的存在;後半輩子因為有他──菲拉利的存在,生活絕對和無聊沾不上邊。只可惜,爺爺似乎是玩夠了,決定要到另一個世界去探險……

「爺爺是在睡夢中去世的?」去世的那個晚上,他還在學校,期待著隔天回家可以躲開爺爺所有的攻擊,完成挑戰,然後可以很囂張且高興的大叫:『哈哈!老頭,你年紀大了。』之類的話。

「嗯……」海倫擦了擦掉下的眼淚,「那天太老爺在樹下休息,原本好端端的抱著豎琴唱歌,後來歌聲停了,管家以為太老爺只是小歇一下,就沒有上前打擾,後來琴聲又響起,我想說天色也晚了,該吃飯了,就到後院請太老爺到餐廳,我去的時候,太老爺臉上掛著微笑,眼睛閉著,叫也叫不醒……」

「真好運,爺爺。」不愧是他的爺爺,連死的前一刻都是在他最愛的琴聲裡離去。還吩咐了家裡的人:「我去世的時候千萬不要入土為安啊,那樣只能每年都待在同一個地方,最好把我的屍體燒成灰,灑在後山的小溪裡,這樣我比較快活些,哪天記起你們還可以回來看看。」

「老太爺真的很幸福,所以少爺,您也要好好照顧自己的身體,別讓老太爺擔心啊!」

「我會的,海倫。」菲拉利淺淺一笑,希望能以這個笑容,目送爺爺離去。

「少爺……」

「怎麼了?」

「這……有件事不知道該不該跟您說……」海倫有些猶豫。

「說。」

「這……」她想來想去,嘆了口氣,「其實老太爺有留一個東西給您。上個禮拜我去打掃房間時,老太爺正在擦拭他手上的戒指。」

「你是說那個鑲著七彩礦石、黑色金屬的那個?」他記得那枚戒指爺爺一直帶著不離身。

「就是那個。老太爺交代我,如果他過世了,要把那枚戒指給您。」

「東西呢?」

「這……」

「東西呢?」菲拉利看著遲遲拿不出戒指的海倫,「難道不見了?」

「不、不是。」海倫惶恐的說。

「那……」

「被老爺拿走了。」

「爸爸?」他提高聲調,不可置信的問。

「是。老爺趁您回來前,把老太爺要留給您的東西都拿走了。」海倫愈說頭愈低,其實,以她的身分,不應該說這些事。

「是嗎?」他轉身看向矗立在遠方、被雨幕所遮蓋的白色領主宅第,「呵呵……」他沒來由的大笑起來。「結果到了最後,您還是不能接受我選擇的道路,千方百計的阻止我。」

「少爺……」海倫擔心的看著突然發狂大笑的菲拉利。

「愈是阻撓,我就偏要做給您看。」他以為,父親知道這條路不好走,才要他轉換跑道;他以為,只要他在各方面表現出色,也許父親願意放手一搏,讓他試著做做看,結果到頭來……

「少爺,也許『繁花之宴』上老爺會將東西交給您的。」海倫焦急的說著,老太爺、老爺、少爺之間的問題,做僕人的一直都知道。而他們更不願意看到這三代主人的失和。可是老爺拿走老太爺遺留的遺物這一件事,似乎已經破壞了某個長久以來的平衡……

他不理會海倫,小聲説道:「愈是這樣,我就偏要做給您看!」他選擇的路,一定要……


一年後,繁花之宴。


當太陽漸漸下山,人們也玩樂了一整天,吃飽喝足,元氣飽滿,準備迎接這一天的重頭戲來臨。

「菲拉利!菲拉利!」人們吆喝著,要他們最溫柔、帥氣的菲拉利趕緊上台,接受他父親──肯雷亞的「賜花」。

「咻──小子別害羞啊!快點快點!大家都在等你上臺吶!」街角賣雜貨的老闆大聲吆喝。

「對啊對啊!別讓我們等太久啊!」

「唷喝,大帥哥,快點出來嘛!」

「嘿!大帥哥,快點啊!我們半夜還有約會呢。」女人妖嬌的聲音也大聲喊著,聲音之大,好像怕明恪少了一個人知道都不行。

『這群人……』躲在臺子底下的菲拉利有些頭痛,希望老爸不會被這些叫囂聲給弄得不高興。

「好好!」司儀清清喉嚨,看著準備好的小抄大聲唸到:「第一位,讓我們歡迎本年度榮獲最佳男主角……噗咳咳,不不,對不起,是明恪城票選為第一的美少年-菲拉利‧維因登場。」鏘鏘,當司儀唸完這一段,舞台下便響起了優美的旋律,舞台的正中央,藍色水滴狀的花瓣被緩緩拋下,像是下起了一場花雨,而在原本被挖空的舞台中心點,平台慢慢升起,臺下一陣叫好。

「菲拉利‧維因,是我們明恪最受人尊敬的領主──肯雷亞‧維因之子,他的祖父──海格倫‧維因則是我們明恪、諾利塔國最引以為傲、最偉大的吟遊詩人,雖然今天,我們無緣再看到他站在臺上,但是看著菲拉利‧維因長大成人,我們相信,菲拉利‧維因絕對不會辜負他父親、祖父的期望,成為一個年輕有為的青年。」

司儀的這一番話,讓菲拉利有些鼻酸。從小到大,他都期待著這一天的到來,他從來沒有想過,爺爺會在這一天缺席。

「喔喔!我們的主角出現啦!」

「嘩啊啊……」伴隨著臺下響起的掌聲,舞台正中間的圓心已經被填滿。

夜風微起,吹動著他的長袍,在月光的照耀下,他微笑著向所有人招手。菲拉利繼承了祖父瀟灑的姿態,父親的沉穩及好脾氣,藍色的眼睛永遠都是含著笑意,黑色短髮利落的隨風飛揚。今晚,他穿著最盛重的華服,接受眾人的祝福。

「菲拉利‧維因,願你今後依舊能保持開朗愉悅的人生態度,面對所有阻擋在眼前的挫折,希望你能不驕不餒,不輕視他人、不鄙視他人、不傷害他人,永遠追隨正確的道路前進,不愧對自己。」肯雷亞‧維因,絕對可以稱的上是一位好父親,他低沉溫厚的嗓音真誠的訴說著他對菲拉利的期望,他的左手拿著一朵藍色的花朵,它似鈴蘭又不是鈴蘭,晚風一吹,陣陣香氣便繞滿了整個場子,若有似無的香味,好像微風一般,令人沉醉。

那朵花,名字叫──「海格倫」。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