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RDERLINE】
  
  天不從人願。
  
  那天後我再也沒見過他。準時出現的他已經不再光臨了嗎?PM.9:30失去了等待的意義。
  
  隨著他的消逝……心中的預感……逐漸佔據。
  
  「你……你給我說清楚!」老父憤怒的看著剛寄到的成績單,一旁的母親什麼也沒說只是搖頭,而我──這個罪魁禍首,面無表情的看著他們,該來的終究來了,慢得我差點忘記。
  
  「你要氣死我們不成!」老父一掌重重拍在桌面,氣得全身發抖。
  
  「孩子,你到講句話啊!」深知老父脾氣的母親趕忙出聲,要我解釋清楚。
  
  「逆子!」他破口大罵,我無言。這種事對我而言早就見怪不怪。「好!好!看看妳養的、妳生的孩子!」從我這得不到回應,他把矛頭轉向她。
  
  又來了!這戲碼千百年來流轉不斷,總歸一句,兒子成績不好、不乖不聽話、打罵沒用不受教,便轉向母親,數落「血統」的不是。他們演不膩,我已經看到反胃!轉身便走回寢室,也沒有阻攔,因為正鬧得不可開交。
  
  「嚓!」將房門反鎖上,背靠著門,整個人失去依靠似的漸漸滑落。
  
  冰冷的空氣,黑暗的空間,自己所擁有的一切。
  
  聯考──我交了白卷,哈!夠大膽吧!莫怪乎他們會氣死,如果不這樣做,他們也不會回來。
  
  從有意識起到現在,跟父母見面的日子有多久呢?加一加搞不好不到半年吧?家裡富裕全靠兩個人白手起家努力打拼才得來,可是呢?當兒子的不領情,不好好唸書跑去打工,肯定會被活活打死!但也只有那個時候才能多得到一點他們的注意吧!
  
  自己像隱形人一樣飄盪在家中,只有在父母發怒時才會有一點存在的感覺。
  
  
  
  果然,打工的事過不久就被發現。被壓著到咖啡廳辭職,還警告老闆不准再讓我打工,不然……
  
  之後把我丟回家,罰一個月禁足,電話、信、出門,一律不准!
  
  不如把我關到監牢,這樣還比這好過。我在心底唸著,如果給他知道,當下該是一巴掌迎面而來,然後痛毆。
  
  「你是凌家唯一的血脈,最好自重點!」那張臉消失在用力甩上的門後。
  
  OK!我會自重!
  
  
  
  睡睡醒醒,有食物送進來我就吃,什麼也不去想。
  
  關於自己存在的理由與意義,一個無解的謎再怎麼想也沒有用。但對於他們而言大概只是──凌家的東西。
  
  他們回來的時間變得正常,兩人輪流在家看著我,每隔一兩個小時就來看看我……
  
  然而這種日子持續不久,經濟風暴似乎拖垮了公司,每天每天,客廳傳來吵架的聲音,及尖叫,我還是一樣,睡睡醒醒……
  
  有一天,父親打開我的門,手裡拿著刀子,染血的刀子。
  
  「一起走吧!」走去哪?
  
  頭髮散亂不堪,看上去更加衰老,雙眼渙散地看著我,醉了?還是瘋了?
  
  血是母親的吧!
  
  我搖頭。
  
  而他像頭猛獸,大叫不準地向我撲來,我掙扎,兩個人在床上翻滾。
  
  「你!」他滿手是血,不可置信地看著我──手上的刀子精確地刺進心窩。
  
  他抽搐,沒多久,死了!
  
  我茫然地看著他。這是我所追求的嗎?
  
  我茫然的走進浴室,想看看現在自己是啥樣子。
  
  鏡子映出不再熟悉的臉,零亂的髮絲、右頰上的鮮血更添狼狽,我恍惚地伸手,我……殺了自己的父親!我殺了自己的父親。
  
  那面貌……為何如此的平靜?
  
  這樣……就沒有人會注意我了啊!
  
  淚水不掙氣的滑落。
  
  (你只剩下我了!)
  
  我抬頭看向眼前,他出現在那。
  
  (你只是想要他們注視你的時間再長久一點,不是嗎?)
  
  是啊!可是……實現不了了啊!
  
  (放心,我會永遠注視著你,不離不棄!)
  
  恍惚間,我朝他走去,癱在他懷裡痛哭失聲。
  
  他的身體他的手,冰冰冷冷。
  
  握不住他的手。
  
  「抱我!」情不自禁,我脫口而出。我知道他會答應。
  
  他看著我,滿是渴求,冰冷的指尖滑過肌膚,翻起浪潮,血液滾滾沸騰。
  
  翻覆於冰冷的地板上……
  
  §    §    §    §    §    §
  
  
  XX日報
  
  幾天前凌氏企業宣告破產,凌家男女主人死亡,留下一子,初步判定,凌XX先弒其妻,欲殺其子卻遭反抗而身亡。然而唯一的生還者似乎因為刺激過大而精神崩潰……
  
  §    §    §    §    §    §
  
  欸!我們會永遠在一起對不對?
  
  是的,只要你活著一天,我就活著。
  
  那我死了呢?
  
  跟你一起走啊!
  
  §    §    §    §    §    §
  
  「將他移到那間都是鏡子的房間吧。」醫生說
  
  「好。」一群人手忙腳亂的將他移走。
  
  「似乎……在那裡他會比較安心。」
  
  §    §    §    §    §    §
  
  「之後的情況如何?」
  
  搖搖頭,「沒有好轉,雖然不會攻擊別人,但常常對著自己笑。」
  
  §    §    §    §    §    §
  
  鏡子、鏡子、鏡子。
  
  是的!是鏡子。
  
  愛上了自己。
  
  ──FEEL ACROSS THE BORDERLINE
  
  NOW YOU’RE SAVED AND YOU UNDERSTAND
  
  來吧 親吻上帝的手指── (註一)
  
  只有你才會包容我啊!
  
  另一個自己……
  
  跨過那裡,才能得到更多的擁抱與溫暖。
  
  Yes, I will always wait for you.
  
  等不及了!你會來接我嗎?
  
  會。
  
  ──FEEL ACROSS THE BORDERLINE
  
  NOW YOU’RE SAVED AND YOU UNDERSTAND
  
  來吧 親吻上帝的手指
  
  所有的毒深潛至你的呼吸
  
  追尋著彼此的攻擊
  
  FEEL ACROSS THE BORDERLINE──
  
  我來了。
  
  §    §    §    §    §    §
  
  XX日報
  
  凌XX,於今日凌晨跳樓自殺,根據院方表示……
  
  
  
  (註一)歌詞出自鬼束千尋BORDERLINE一曲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amyhard
  • 很精彩!
    跟我想像的劇情全然不同
    短篇小說其實並不好寫 但你寫得很棒
    祝福你 聖誕節快樂!
  • 您好^^
    不好意思隔了這麼久才回覆(鞠躬)
    這篇拙作謝謝您的賞光,短篇小說確實不好寫
    因為它需要更凝煉的劇情與文字,才能架構更棒的故事
    其實它有很多缺點我需要改進,但還是謝謝您的留言^^
    歡迎常來

    贏楓 於 2010/02/09 13:55 回覆

  • 若楓
  • 你好啊
    偶爾的按了進來,想不到看了這麼一篇好東西﹗
    跟以上那位感覺一樣,好棒﹗
    加油﹗
  • 若楓您好:)
    在下羞愧的收下您的讚美
    (這N年前的東西自己看了有些害羞~扭)
    歡迎常來^^

    贏楓 於 2011/03/01 08:13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