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令人苦惱的禮物─
  
  明恪的陽光今日明媚異常,一望去,天空萬里無雲,如同大海般的藍色讓人看了神清氣爽。
  
  但宅子裡的每個人,卻都感受不到溫暖的陽光似的,臉上盡是不安的神色。
  
  就連平時頗為鎮靜、表現得宜的老管家在替主人上茶時,都顯的格外漫不經心。
  
  「普爾曼,有什麼困擾直說無妨。」坐在疊了好幾座小山的書桌後的男人光是聽茶杯和杯墊撞擊而發出的清響,以及波灑出來的溫熱液體,他就了解到眼前的老男人心裡似乎隱藏了很大的問題。
  
  「這……主人……」雖然主人這麼說,但他依舊有些疑慮的吱唔著。
  「普爾曼。」男人揉著微微發疼的太陽穴,將正在用的羽毛筆擱在一旁,抬頭看著對方。
  
  「主人……派……少爺去真的好嗎?」雖然不知道這個問題該不該問,但既已抬頭詢問,他也只好照實說出心中積蓄已久的憂慮。
  
  「『繁花之宴』旅程尚未結束就回到家,本來就應該再沿續一年旅遊。」他拿起溫度剛好的熱茶啜飲一口。「況且讓他在家待太久,也只會寵壞他。」但思及一個月前男孩傷痕累累、臉色蒼白的昏迷模樣,他也忍不住皺眉,「醫生說他的傷已經痊癒,長途旅行沒什麼問題。」
  
  「主人,那海倫克斯工業城城主送來的請帖……」
  
  「請帖?普爾曼,」男人手肘頂著桌面,十指交握,「那沒問題。只是身為明恪的使。」
  
  主人說得輕鬆,但重點是……
  
  「不……但是……菲拉利少爺從小就對……」對送禮這事一竅不通啊!
  
  不知為何,看似靈巧聰明的少爺只要一碰到送禮這等大事,都會搞的雞飛狗跳。
  
  不是他看不起少爺挑選禮物的眼光,但那真是……
  
  太老爺生日少爺前前後後替他過了十四次,每次送上來的禮物總是特別嚇人。
  
  第一次他送了長滿青苔的石頭,只因為「石頭很像爺爺的下巴」。
  
  第二次他送了一串辣椒,只因為「爺爺喝完酒後臉紅紅的好像辣椒」。
  
  第三次他送了一個不知那來的佛像,只因為「這個神會保佑說謊的人唷」!
  
  第四次他送了一盒蠶蛹,只因為「冬天到了爺爺可以把蠶絲拿來做蠶絲被」。
  
  第五次……第六次……
  
  蛻掉的蛇皮、小狗的骸骨、破爛的酒瓶、狗尾草、蚵蚪……還有一次送給和他的室友一臺異國來的佛像……只因為他室那一陣子家人過世……
  
  不管怎麼看那些過去的「驚人記錄」,誰都不認為菲拉利少爺是個適合代表明恪送上祝福的人選啊……
  
  使者不僅僅是代表領地,兼且要送上和身份地位相襯且具代表性、合宜的禮物,若是送禮不當……
  
  歷史上也不無反目成仇,甚至是開戰的例子在。
  
  老管家非常擔心會因此而和海倫克斯工業城成為世仇而憂心的看著領主,希望他能回心轉意。
  
  「普爾曼,那小子身邊跟著一個將會成為全大陸頂尖工匠的男人,這點小事……難不倒他。」肯雷亞嘴角勾起一抹自信的微笑,安撫著眼前受到太多驚嚇的盡責管家。
  
  「可是……」
  
  「如果是這個問題的話,普爾曼,我已經很明確表明我的立場。況且,」他用大姆指指著掛在他身後的那張巨幅圖像,「我相信父親也會讚同我的做法。」
  
  都搬出已過世的老太爺,普爾曼也只好吞下那惴惴不安的心情,彎身告退。內心無限次默默祈禱上蒼能讓菲拉利少爺這次正常點、就這一次就好……
  
  ============================
  後記:
  各位晚安:)
  非常不好意思,前兩天不是偷懶...而是...在下的電腦壞了Q口Q
  經友人診斷目前存有64隻病毒(喵的!那到底是哪來的!!)
  裡面的資料大概救不回來了,改好的龍之嫁也都在裡面(目前還有微小的希望似乎”曾經”備份在隨身碟裡)
  總之,這算是懲罰嗎?Q口Q
  叫我要全部打掉重寫(淚奔)
  先奉上剛剛更改好的部份,希望各位大人會喜歡新版的:)
  謝謝您的點閱及對千夜的支持~(心)

創作者介紹

慢熟的過期者

贏楓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